從「無生老母」談起一貫道與末後一著教、齋教、羅教及白蓮教的關係

  一貫道與末後一著教、齋教、羅教及白蓮教之間關係錯綜複雜,有著思想血統交雜密切關係。先從白蓮教談起,我們必須知道:作為佛教宗派分支白蓮宗變形的白蓮教,產生於南宋;而作為佛教異端及民間秘密宗教的白蓮教,產生於元末,彼此關聯,然而無論何者,皆形成早於羅教。在此,我們要談的是產生於元末、係佛教異端及民間秘密宗教的白蓮教。「無生老母」係一貫道最高神祗,也是造物主與主宰者,又稱「明明上帝(老母)」,一般多認為「無生老母」源自白蓮教信仰。有些道親認為一貫道「無生老母」概念源自羅教而非白蓮教,此說有問題:事實上,在羅教祖師羅思孚(羅祖)「悟道」之前,當時民間早已受白蓮教影響,流行崇拜「無生父母」的信仰,因此若說「無生父母」源自羅教是不對的,因為「無生父母」思想自羅教羅思孚創教前就已存在,且是當時普遍的白蓮教思想,而白蓮教源自佛教淨土信仰變形(由白蓮宗結社而變成白蓮教,教義已與佛教不同),其亦崇拜彌陀佛,彌陀佛對他們而言即是「無生父母」,或說彌陀佛之性體即是「無生父母」,即吾人之無生自性,「彌陀佛」與「無生父母」兩者是從屬關係,但就性體言,兩者無別,故是等義詞(但是羅教羅思孚創教,則將兩者作切割,羅思孚認為彌陀佛為男性,男性無法生子,故彌陀佛非「無生父母」)。早在羅教之前,承襲佛教淨土信仰的白蓮教就已有彌陀佛即「無生父母」的概念信仰,甚至以「無生父母」為真言。研究文獻《龍華教源流探索》一文就有提到:

  「學者一般認為無生老母源出羅祖《五部六冊》,其實,在《苦功悟道卷》中寫的很清楚,無生父母是當時信仰彌陀的宗教結社所持念的真言,並非羅祖所主張和提倡的觀念」。

  復次,羅教羅思孚在《尋師訪道第三參》寫道:

  「忽一日,有信來,朋友相見。說與我,孫甫宅,有一明師。連忙去,拜師傅,不離左右。告師傅,說與我,怎麼修行」,

  那位師傅怎麼跟他說呢?書中云:

  「說與我,彌陀佛,無生父母」,並且告訴他:

  「舉念著,四字佛,便得超生」。

  羅教羅思孚自言被傳授誦念「無生父母」之真言,由此可知:在羅思孚於明朝成化十八年創立羅教之前,亦即「開悟」之前,當時民間早就受白蓮教影響,已有「無生父母」信仰,而「無生父母」是與彌陀佛連結在一起的,甚至羅思孚本人亦接受這樣的信仰。其實,羅教羅思孚之前,白蓮教除了已流行「無生父母」信仰,也同時流行「老母」信仰(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刊印的《佛說皇極結果寶卷》早已有「老母」信仰)。羅思孚接受「彌陀佛即無生父母」思想,卻於創教時,主張彌陀佛非「無生父母」,其認為彌陀佛為男人,豈有男人生子之理,因此其認為吾人應係由「無生父母」創生,而非彌陀佛,故彌陀佛非「無生父母」,自羅教羅思孚開始,「無生父母」上綱為超越彌陀佛的更絕對至高本體,並將兩者作切割。

  白蓮教再吸收「真空家鄉」等羅教概念,並將「無生父母」結合早於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就已有的「老母」信仰,再結合彌勒末世救世思想,使「無生父母」之道體成為名為「無生老母」之女神,於是有「真空家鄉,無生老母」之真言。白蓮教相信「無生老母」將於末世派遣彌勒佛下凡拯救世人,此與一貫道三期末劫教義中,於末世時,彌勒佛將下凡救度世人的末世思想不謀而合。復次,白蓮教結合摩尼教、彌勒教,產生彌勒末世救世思想,此亦皆與一貫道認為白陽期彌勒收圓救贖思想不謀而合。縱然不談「無生父母」及「無生老母」,亦可見一貫道在思想血統上承繼白蓮教的蹤跡。

  羅教羅思孚在思想上比較接近禪宗,因此其「無生父母」尚是形上本體,非人格化女神形象,與一貫道「明明上帝(老母)」女神形象有差異,顯然一貫道老母娘之女神形象概念並非源自羅教羅思孚。我們釐清一下羅教羅思孚「無生父母」與白蓮教「無生老母」的概念差異:羅教羅思孚所言「無生父母」所指乃彌陀佛之性體(此可見受白蓮教淨土信仰變形影響甚深),而認為彌陀佛亦是此性體所創生,而此「無生父母」之性體亦即是宇宙至高無上的道體,並非指女神,而是比較接近《道德經》:「道可道,非常道」之「道」體,一切皆由此道體創生,羅教羅思孚稱此道體為「虛空」,帶有佛教法性之味道,羅教羅思孚認為彌陀佛是男人,而男人不能生子,故能生吾人者非彌陀佛,而是此道體─「虛空」,萬物皆由此道體創生,如同父母生人,故云「無生『父母』」,並無性別限制─或說超越性別限制,至此可以發現:羅教羅思孚創教時,已將當時既有的「彌陀佛即無生父母」作出修改與切割:彌陀佛非「無生父母」,而「無生父母」更絕對至高。縱然羅教羅思孚將「無生父母」再演化出「太虛空」及「無極聖祖(母)」等人格化神祗,但仍以「無生父母」作為絕對至高本體,至少至其門下弟子時尚是如此,譬如羅教羅思孚弟子大寧和尚著《明宗孝義達本寶卷》云:

  「阿難問佛云:『何是無生父母』?世等答曰:『無生者,乃諸佛之本源也,萬物之根基也,人人之家鄉也,乃無極之法體也,謂天下之主宰也』」

  可見「無生父母」對於羅教羅思孚師徒言,已非指彌陀佛,而是更絕對至高之形上本體,也與一貫道女神形象的「明明上帝(老母)」有差異。何況羅教羅思孚著作五部寶卷並無「無生老母」四字,五部寶卷所說的是「無生父母」,可見「無生老母」確係後來再演變,而非創自羅教羅思孚,但不可否認「無生父母」係「無生老母」之概念原型。白蓮教所言「無生老母」帶有女神概念,所指雖亦是至高無上道體,但帶有女神人格化色彩,如同母親孕生一切,故云「無生『老母』」,以母親之女性為概念原型。羅教羅思孚「無生父母」與白蓮教「無生老母」兩者有此概念上的差異,前者是道體、形上本體,羅教羅思孚又將之名為「虛空」,帶有佛教法性味道,亦帶有道家道體之味道,而「無生父母」不限男女─超越男女;後者白蓮教「無生老母」是人格化女神。一貫道的「老母」信仰概念顯然承繼白蓮教「無生老母」之女神概念,而非承繼羅教羅思孚當時的「無生父母」之道體本體概念。

  此外,在羅教羅孚思著作五部寶卷之前,明宣德五年(公元1430年)刊印的《佛說皇極結果寶卷》早已有「老母」信仰,該部寶卷比羅教羅思孚五部卷寶早近八十年。由此可見,在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早已有「老母」信仰,此時「老母」雖非叫「無生老母」四字,但已有一貫道之「明明上帝」造物主、主宰者形象,由此可見,一貫道「明明上帝(老母)」信仰源自早於羅教羅思孚之前就已流行的白蓮教「無生父母」與「老母」信仰。而後,白蓮教再吸收羅教羅思孚「真空家鄉,無生父母」概念,結合早於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的「老母」信仰,演化出「無生老母」思想。「老母」在羅教羅思孚著五部卷寶卷之前已有,而「無生老母」係羅教羅思孚卒後方才出現(羅教羅思孚五部寶卷也不見「無生老母」四字),部份一貫道道親認為「無生老母」出自羅教,此說不正確,至少在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已有「老母」信仰。

  綜上所述,縱然羅教後人典籍出現吸收「無生老母」概念,也已是再受到白蓮教影響,而非出自羅教羅思孚本人所創─至少,羅教羅思孚之時尚無「無生老母」信仰出現。羅教傳承至後來,如羅教孫真空及明空在彼所著寶卷,雖已有出現「老母」之人格化神祗,但顯然也是早已受到白蓮教影響─「老母」在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早已出現。明朝萬曆四十三年,禮部深入調查諸教後,上奏朝廷,奏請禁止涅槃教、紅封教、老子教、羅教、南無教、淨空教、悟明教、大乘無為教等,並說這些教「皆諱言白蓮之名,實演白蓮之教」,此皆可見諸教受白蓮教系統思想同化並影響之深。

  一貫道祖師黃德輝著有《皇極金丹九蓮正信歸真還鄉寶卷》,卷中承繼自白蓮教「無生老母」概念信仰,並且將「無生老母」(或稱「老母」)奉為最高的神祗,認為世界…乃至一切眾生之佛性皆由老母創生,此係一貫道的「明明上帝」之由來,亦可見即使經過數代的教派分化,一貫道其實仍保有白蓮教的「無生老母」。此皆可見一貫道與白蓮教有著深厚淵源。

  一貫道「明明上帝」(又稱「老母」)信仰本源是白蓮教「無生老母」之女神概念,此女神概念最早可溯源自羅教羅思孚創教之前既有的白蓮教「老母」信仰,而後再又變成「無生老母」;白陽期末劫由彌勒收圓救贖,亦是源自白蓮教思想。一貫道在演變過程中,除了帶有本來白蓮教思想,也帶有羅教及齋教、末後一著教思想,皆有滲雜,而一貫道偽作的傳承道統則是依附於齋教先天派及末後一著教傳承。事實上,我們可以說一貫道源自齋教先天派及末後一著教的變形,而白蓮教、羅教、齋教與末後一著教,互有血統交雜的密切關係,於是衍生出一貫道。羅教創教時吸收當時白蓮教思想,而後白蓮教再吸收羅教創教後的概念,而齋教吸收羅教思想及白蓮教再演變的「無生老母」女神等概念;齋教再分出末後一著教;而一貫道則承繼齋教先天派及末後一著教,保有四者交雜之色彩。一貫道的父親是末後一著教,爺爺是齋教,曾祖父是羅教,遠祖是白蓮教,雖本源是白蓮教,但跟父親末後一著教與爺爺齋教血緣關係較近,曾祖父羅教則再遠之,可是也不能說跟遠祖白蓮教完全無關,至少一貫道「老母」概念無庸置疑是承繼自白蓮教再演變的「無生老母」,「無生父母」最早又源自白蓮教彌陀佛即「無生父母」信仰及「老母」信仰。

  白蓮教在演化的過程中,初時以彌陀信仰為主,後來結合摩尼教與彌勒教等,開始產生彌勒救世思想,也走向神權信仰,此皆與一貫道三期末劫由彌勒祖師收圓救贖之思想不謀而合,縱然不談「無生老母」,一貫道多處亦可見白蓮教的思想血統蹤跡。

  先天道為齋教三大派別之一,以下稱齋教先天派,其祖脈系譜記載為:

  「開祖達摩,二祖神光,三祖僧燦,四祖道信,五祖黃梅,六祖慧能,七祖白懷讓、馬道一,八祖羅蔚群,九祖黃德輝,十祖吳紫祥,十一祖何若,十二祖袁志謙,十三祖徐吉南、楊守一,十四祖彭依法,十五祖林金祖」

   從上列祖脈系譜中,注意齋教先天派從所謂開祖達摩至十三祖,都與一貫道後東方時期前十三位祖師一模一樣,一直到第十四祖才開始有變化成為一貫道祖師傳承。由此可見,一貫道顯然根本不是什麼源自上古的道脈心法,而是齋教支派先天派分支─末後一著教的變形─再變成一貫道。一貫道親們之所以相信一貫道殊勝,不正是因為相信一貫道的道脈是自上古傳承下來的珍貴金線嗎?那麼,一貫道道親顯然要面對:一貫道其實是近代新興宗教,其道統謊稱源自上古係偽,而金線亦偽的事實。一貫道實在不應在道統與教義上,藉由處處扭曲佛教歷史與教義,為其作背書。

  穿鑿附會的道統

  以一貫道思想與道統偽處來看,一貫道的實際創教人應係生於清代康熙年間的黃九祖黃德輝,此人亦是齋教先天派祖師,由燃燈佛、釋迦牟尼佛與彌勒佛分別掌管三期天盤之說,也是由黃德輝於《皇極金丹九蓮正信歸真還鄉寶卷》提倡(三期收圓始自西大乘教與黃天教,後黃德輝吸收納入自宗教並提倡),只是後人為將一貫道包裝成源自上古的先天大道,而穿鑿附會杜撰道統─一貫道道統中,從黃九祖開始的道脈傳承才是一貫道真正且實際的道統歷史─一貫道,實是源自清代的新興宗教(明清秘密宗教變形)。

  一貫道青陽、紅陽與白陽期三期掌天盤之說始於黃九祖所提出,而一貫道以儒為主的修習方式係王十五祖王覺一所確立,將佛教禪宗之印度傳承納入一貫道道統中,則是一貫道白陽期祖師路中一、張天然時方出現之事。一貫道王十五祖王覺一除了是一貫道祖師外,同時亦係末後一著教的創始者,由此可見末後一著教承繼齋教、羅教與白蓮教思想,後再演變成一貫道,後人將王覺一著作集結成《理數合解》一書。《理數合解》中所謂「道統」論述為:

  「儒曰存心,道曰修心,釋曰明心,皆不離乎心以為道。…此心堯之矣傳之舜…周公以是傳之孔子,此聞而知之者也。孔子傳之曾子,曾子傳之子思,子思傳之孟子,孟子之後,心法失傳」

  王十五祖對於道統論述僅此而已,根本未提及「西方二十八祖」及道脈西遷之說,可見一貫道道統初期與佛教禪宗祖師根本毫無關係,一貫道道統中出現「西方二十八祖」、將佛教禪宗傳承納入一貫道道統中,係一貫道白陽期祖師路中一、張天然所杜撰。

  王覺一在《三教圓通》中又云:

  「炎宋受命…希夷首開,濂洛接踵。濂洛之後,厥有龜山,繼以豫章,及至延平。道傳朱子,而心法一脈,遂有鵝湖、鹿洞、朱學、陸學、德行、問學之分…」

  由此可見王覺一認為宋儒繼承了孔孟學說,而一貫道「以儒為尊」的修習方向亦是由王十五祖王覺一開始確立,由此也可知一貫道實是宋明理學的宗教化,見地及修道皆與佛教差異極大。

  一貫道演化簡史

  綜上所述,讓我們整理一下一貫道演化史:佛教淨土信仰─白蓮宗─白蓮教、羅教─齋教─末後一著教─一貫道。

  白蓮教最初為白蓮宗。白蓮宗為淨土信仰分支,教理與淨土宗差異不大,但已稍有儒家色彩。白蓮宗組織由僧伽為主轉成以白衣(在家居士)為主。此時,白蓮宗白衣化,脫離僧伽領導的佛教傳統,由白衣擔任阿闍梨,在民間迅速傳開。而後,白蓮宗遭到打壓取締,轉變成民間秘密宗教,但根本還是彌陀信仰,已有「彌陀即無生父母」概念信仰(在羅教羅思孚之前,已有「彌陀即無生父母」概念信仰,羅教羅思孚本人亦自己承認在「悟道」之前還接受「彌陀佛,無生父母」之真言教導,可見「無生父母」絕非始自羅教羅思孚,而是之前已有的白蓮教思想)。

  羅教創始人羅思孚提出真空家鄉概念,吸收既有白蓮教概念,始有「真空家鄉,無生父母」概念信仰,而羅教羅思孚創教時,將既有之彌陀佛與「無生父母」作切割,「無生父母」不再與彌陀佛劃等號,而是指更絕對至高之本體。羅教羅思孚在思想上比較接近禪宗,因此其「無生父母」尚是形上本體,非人格化女神形象,與一貫道「明明上帝(老母)」女神形象有差異。一貫道「無生老母」及白陽期彌勒收圓救贖思想顯然比較接近白蓮教。白蓮教再吸收羅教概念,「無生父母」之本體概念結合早於羅思孚創羅教之前既有的「老母」信仰,演變為「無生老母」之人格化女神形象概念,開始產生「真空家鄉,無生老母」真言。此時,「無生老母」已自彌陀信仰獨立,而白蓮教走向神權信仰(按:白蓮教結合摩尼教與彌勒教,走向神權信仰化,產生彌勒於末世救世思想,與一貫道白陽期掌天盤彌勒佛收圓之說不謀而合)。羅教之後的傳承,也顯見受到白蓮教系統影響而被同化。

  齋教吸收羅教與白蓮教概念,齋教先天派祖師黃德輝再吸收明清秘密宗教思想,納入三期末劫、收圓概念,一貫道始有三期末劫收圓概念。值得注意的是:黃德輝時期,主流還是三教合一思想,五教合一係王覺一時方才出現,一貫道認為黃德輝亦是其祖師。

  末後一著教創教者王覺一,同時也是一貫道祖師,原是齋教先天派信徒,吸收齋教思想,後自創末後一著教,加入理天概念與五教合一思想,一貫道之理天、象天、氣天概念始自王覺一,而理天顯然是宋明理學之「理」本體天堂化。從王覺一開始的傳承始倡五教合一。此時,王覺一著作《三教圓通》中,所謂「道統」尚不含佛教禪宗祖師,而且承認宋儒(如朱熹)乃是道脈心法傳承者。一貫道白陽期祖師路中一、張天然兩位祖師承繼末後一著教,接受五教合一思想,亦竄改道統,此時「道統」開始出現佛教禪宗祖師,自稱一貫道道脈心法傳承經過佛教禪宗祖師,而且將道統修改成宋儒(如朱熹)僅闡發道旨,未繼道統,與王覺一著作之道統有明顯差異。

  現在一貫道就是這麼來的,而一貫道道統之所以與佛教禪宗有關,始自路中一、張天然兩位祖師竄改之穿鑿附會。就歷史言,一貫道道統存在諸多謬處;就教義言,一貫道教義也存在諸多矛盾,且佛教與一貫道在見地上根本是水火不容的矛盾,佛教根本不可能係源自一貫道,而一貫道亦不可能係承接自佛教。

  多少道親窮其一生相信自己有幸求得一貫道珍貴的「道」,並且相信求得的這個「道」係源自上古,由青陽、紅陽與白陽三期諸祖師一代一代傳承下來且領有「天命」,若能奉持此領有「天命」的道脈金線,將來死後能返回「理天」─多少道親這樣的夢想,卻不知道自己求得的「道」,背後之道統傳承係一場美麗的騙局,依循這樣荒謬與錯誤百出的道統與道脈金線,死後無法返回「理天」─更何況,所謂的「理天」亦是一場美麗的騙局,根本不存在。再重申:一貫道實在不應在道統與教義上,藉由處處扭曲佛教歷史與教義,為其作背書。

 

Posted by datoku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