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戰郭無妄謬論暨評磨煉說之謬

  本人回應郭無妄文章如下:

  http://datokuo.pixnet.net/blog/post/42565701

  郭無妄再作《迎戰D之〈再駁郭無妄謬論〉》回覆如下:

  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6292394

  針對彼人文章,可笑至極,回應如下:一貫道其實是近代新興宗教,道親要面對事實:道統謊稱源自上古係偽,而金線亦偽的事實。一貫道實在不應在道統與教義上,藉由處處扭曲佛教歷史與教義,為其作背書。本文末,順便談談郭無妄提出的磨煉說之謬。

1.

  彼人言:「關於本人所提末法時代之佛教界『有教而無行、無果證』,稍有程度者皆知此係佛經所明載之預言也,D君要硬拗責我引經文之預言入敝文係毀謗佛教,是其老羞成怒而亂扣帽子也!」。讓我們回歸彼人之前文章言:「按佛教之《大乘經》、《悲華經》、《賢劫經》、《摩耶經》、《大集月藏經》、《大乘三聚懺悔經》皆曾預言當今之時屬佛教歷史上之有教而無行、無果證之末法時代」。彼人又於之前回文言:「其中預言之內容為佛教經文說而非筆者所言,該預言若與末法時代之佛教實況不合(因Datokuo君言末法時代仍有佛子有實修且有證果),那也是佛教經文犯了錯,怎麼可妄言是筆者『無知』或『毀謗佛教』呢?於此可證D君(即Datokuo)之邏輯推理能力不足」。

  首先,顯而易見,彼人之前文章所指的是所列舉佛經「皆曾預言當今之時屬佛教歷史上之有教而無行、無果證之末法時代」,也就是彼人認為當今佛教屬末法且皆有教無行、無果證,然而末法與有教無行、無果證是兩回事─末法乃逐漸衰退之進程,非馬上有教無行、無果證,末法前期仍有教行果證,故本人之前文章中提出南傳佛教現今仍有慧解脫阿羅漢,仍有教有行、有果證,顯然彼人係毀謗佛教。彼人復認為若說當今佛教仍有教有行、有果證,與佛經預言不符,是佛經犯了錯,絕非其毀謗佛教。復次,本人之前回文有言明,縱然佛經云末法時期有教無行、無果證,那也是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非像法期最後一天午夜十二點一過,時至末法期第一天,立即有教無行、無果證,不是這樣的。因此,末法期至少長達一萬多年,縱然佛經預言末法時期有教無行、無果證,也是末法期之末的事,與本人言現今仍有教有行、有果證並舉南傳佛教仍有慧解脫阿羅漢之說不相違。末法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有前末期之分,縱然末法期末期有教無行、無果證,但是「當今之時」仍是尚有教有行、有果證的末法期前期,而非縱然有教無行、無果證的末法期末期,並不是說像法期最後一天午夜十二點一過,時至末法期第一天,立即有教無行、無果證,因此「當今之時」佛教末法期現況絕非如彼人前文所言:「當今之時屬佛教歷史上之有教而無行、無果證之末法時代」。否則,請郭無妄道親舉證佛經何處有言明像法期最後一天一過,末法期第一天開始立即有教無行、無果證。故彼人如此言論,顯見毀謗佛教。到底是誰「邏輯推理能力不足」、「老羞成怒而亂扣帽子也」,也昭然若現。

  無論佛教是否末法、是否有教或有行,皆與一貫道是否為正量無關。佛教非末法、有教有行,一貫道道統與教理之錯謬仍在;縱然佛教係末法、有教無行,一貫道道統與教理之錯謬也還是在。無論佛教如何,並不影響一貫道道統與教理根本的謬誤成立或不成立。否定乃至攻擊佛教,並不能作為一貫道為正量的證明。

2.

  本人前文言:「如果道親也承認現今仍是末法期,那麼按佛教教理,現今仍是釋迦牟尼佛教法之時期,可不是什麼彌勒佛掌天盤之白陽期,而且按佛教彌勒信仰,彌勒菩薩現今仍未下生。顯見一貫道拿佛教為一貫道背書之論錯謬重重」。

  彼人覆言:「佛教界通言彌勒菩薩下生之時間照佛經預言去推算係在釋迦牟尼之後56億餘年,但是有人質疑真正到該長遠時間後此一娑婆世界是否還存在?這真是個問題。此是佛教徒該省思者。是故有關釋迦佛對彌勒下生之預言諸說是否一一皆準確,在治學上容抱懷疑之態度也。我教路中一祖師係彌勒菩薩下凡,其誕生雖非在佛陀之上述預言時間裡,其原因應是釋迦佛當年下了錯誤之預言也。『佛非萬能』,此為無妄常對人講的話,相信稍有知識與歷練者應有同感。故D君之文意拿佛說彌勒下生之時間來質難一貫道信眾實在是不可取也」。

  姑且不論佛教是否正確,從道親此言亦明確指出一件事:無論佛教正不正確,皆不為一貫道背書。我想這才是重點。無論56億餘年之後娑婆世界是否存在、釋迦佛對彌勒下生之預言諸說是否正確,佛教皆不為一貫道背書,也顯見一貫道言現今是白陽期、彌勒佛掌天盤,復又有道親言釋迦牟尼佛退位、佛教無效,皆是一貫道單方面說法,佛教並不為一貫道這種說法背書,何況就佛教角度,現今也還是末法期,佛教也不認為現在是所謂白陽期。佛教不為一貫道背書!

  對於路中一是否為彌勒菩薩下凡,對於道親單方面來說,路中一係彌勒菩薩下凡,但是對於佛教來說,路中一可不是什麼彌勒菩薩下凡,佛教也不為此背書。若言路中一是彌勒菩薩下凡,那顯然承許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路中一,是與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佛教矛盾相違的。而且,如果一貫道道親認為路中一係慈氏彌勒菩薩下凡,那麼何以路中一言著皆無涉慈氏五論?甚至與慈氏五論矛盾相違?慈氏五論亦是建立在否定造物主實存的緣起無我論上立說的!言路中一係慈氏彌勒菩薩下凡,就好像在說彌勒菩薩下凡後,宣說了與自己過去所言矛盾相違的言論,一貫道單方面言路中一係彌勒菩薩下凡,其實是在說彌勒菩薩是兩舌、妄語者,而路中一係彌勒菩薩下凡之說,對於佛教而言顯然是矛盾與不可取之論,這只是一貫道單方面的說法,佛教不為彼背書。

  彼人言:「D君之文意拿佛說彌勒下生之時間來質難一貫道信眾實在是不可取也」,是這樣嗎?首先,彼人言:「我教路中一祖師係彌勒菩薩下凡,其誕生雖非在佛陀之上述預言時間裡,其原因應是釋迦佛當年下了錯誤之預言也」,這是如同做賊喊捉賊般的可笑言論,彼人自己也說「「佛教界通言彌勒菩薩下生之時間照佛經預言去推算係在釋迦牟尼之後56億餘年」,56億餘年都還沒到,彼人怎麼知道釋迦佛當年下了錯誤之預言?再來,佛陀預言彌勒菩薩下生在先,無論何種預言版本,皆早於兩千五百年前就預言了,一貫道在佛陀涅槃兩千五百年後,單方面將路中一說成是彌勒菩薩下凡,可是又與佛教彌勒下生時間點兜不攏,佛教不為一貫道背書,一貫道卻還反說佛陀錯誤預言,試言天底下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笑、更如同做賊喊捉賊的笑話!而且56億餘年都還沒到,彼人怎麼知道釋迦佛當年下了錯誤之預言呢。如果彼人是依據所謂卜算的結果、或所謂名之為仙佛批訓的扶鸞、或所謂神啟、通靈,那這種言論就不用拿出來丟人現眼了。一貫道的敗筆之一,便是拿佛教的彌勒菩薩作為彼白陽期掌天盤的主宰者,更甚以此作為藉口言紅陽期已過、釋迦退休、佛教無效之類,因此不拿佛說彌勒下生之時間來質難一貫道,不然要拿什麼呢。

3.

  彼人言:「D君新舉王覺一祖師所著《三教圓通》一書有關儒教心法傳承脈系之一二完整段落內容言王所講宋代朱熹等名儒繼承之心法按王之文意即係孔孟之心法,此點余今日看了該增入局部之該一二完整段落內容後亦看出與D君相似之看法,即王祖乃認為宋代朱熹等名儒係中途興起而繼承孔孟修持心法者」。

  很開心彼人終於看懂自家祖師之著作了,彼人前文論及此處時,言:「故知D君所言王祖認為宋儒乃繼承孔孟道統心法之說為誤判王祖之文意也」,到底是誰誤判王祖文意,或根本不懂而胡扯,至此顯而易見。而且其將斷章取義誤解王覺一著作藉口搪塞為本人將《三教圓通》筆誤為《理數合解》所致,本人有數次在彼留言板通知更新本人文章有全文更新,後皆見其刪除留言,顯然其忘了本人有通知也,而且書名筆誤,不能作為其斷章取義誤解王覺一文意開脫之藉口,因為本人所舉片段,也清楚言明宋儒亦繼孔孟心法。

4.

  彼人言:「關於本教之歷代道統,在無妄文中所附拙著〈一貫大道之64代祖師道統表解〉篇中之列表與說明文中即可看出早已將「歷代之傳承皆係法不傳六耳」及「中土道脈至孟子失傳後西傳天竺釋迦牟尼」之說之失當說法革除而棄置矣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5641395,而D君竟於再駁文中指明針對敝文而提出上述已遭革除之二舊說來奚落筆者,可見D君為文態度之粗糙並亂槍打鳥濫批敝文係錯謬百出之劣文,D君實應自我檢討!」。

  首先,很高興彼人與我在此總算是有共識:那就是一貫道「歷代之傳承皆係法不傳六耳」及「中土道脈至孟子失傳後西傳天竺釋迦牟尼」之說失當。復次,彼人說我為文態度「粗糙並亂槍打鳥」,本人所抨擊者,是整個「一貫道」,而非單彼人個人迴異於一貫道之言論。我相信彼人應該會發現,我文中多處所指乃針對「一貫道」廣乏說法,而非僅針對彼人「郭無妄」之迴異於一貫道的主張。而且所抨擊「歷代之傳承皆係法不傳六耳」及「中土道脈至孟子失傳後西傳天竺釋迦牟尼」也是一貫道內部流傳甚廣的說法,並非本人無的放矢。

  彼人言:「D君文意又指在時間上本教馬、白祖師之後不可能傳心法予羅因祖師,羅再將心法傳給黃德輝祖師;又言馬、白祖師若非唐代人則慧能將心法傳馬、白之說係偽。於此,D言一貫道之道統傳承荒謬、矛盾且存在很大之問題」。又言:「回顧敝文所言:本教之道統其實係前尊儒、釋、道三教主流,後崇儒、釋、道三教歸一之思想,並舉其代表之各名家羅列組合而成,其中大多為直接傳承,少數為精神遠紹者,故其各代之間與東、西各系脈間兼有時空斷續之表象也」,彼人又言:「文中並提舉孟子與韓愈、朱熹所言之諸『道統論述』中其各代之間亦顯然『直承與遠紹』皆有之的現象來支持本一貫道之道統正當性」。本人非常清楚彼人有這樣的論述。

  復次,彼人又言:「D君不能因王祖未將西方28祖之名列入其中即聲稱王祖未認該28祖為祖師。且縱若王祖當時未將該西方28祖列入本教道統中,而到了路、張二祖時方新增地將西方28祖列入我教道統中,如此D君亦不宜責我路中一或張天然祖師新增之舉為杜撰、竄改、穿鑿附會也,因從主張三教歸一之馬、白祖起,我教之道統本就該將彼西方28祖列入儒、釋、道三教中之釋教道統中也,而革故鼎新本係宗教為求進步之當行之事,這豈是用杜撰、竄改、穿鑿附會六字所能輕率下重語刻薄批判者」。

  再來,彼人再言:「後來之黃德輝祖師時代之弘法書可見明文記載與傳統佛教之否定造物主之教義有異而崇祀具造物主位格之『無生老母』大神──此即恢復儒教《詩經》、《書經》及道教《黃帝經》(1973年在大陸湖南長沙馬王堆漢代第三號墓中與老子之《道經》、《德經》一起出土)等上古諸經經文提到之造物主『上帝』的神靈信仰,只是稱呼之名不同,在今時乃稱之為『明明上帝』」。其實,彼人此處已經言明儒、道二家與佛教教理根本上的不同─佛教是不承許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說承許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一貫道「直承與遠紹」自佛教,這也不對,而且佛教與一貫道互相矛盾,一貫道卻又說的好像承繼自佛教傳承,更曲解佛理,這叫「曲解」而不叫「直承與遠紹」。否則,請道親舉證一貫道承許造物主、 主宰者實存的論點,「遠紹」自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佛教理論何處,這不是道統在創作時隨便攀親帶故就可以藉口說那是在「直承與遠紹」的。

  彼人如此論述,等於直接承認一貫道道統乃後期方才出現的「穿鑿附會」作品,如果不喜歡本人言「穿鑿附會」,那換個說法好了:彼人等於直接承認一貫道統乃後期方才出現的擷取各家代表人物之作品。簡言之,即一貫道自認融合三教合一之思想(但顯見實以儒家為主),然後將中國各朝代之儒、釋、道三家各取代表人物拼湊而成道統而已。然而,道親這樣的言論,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一貫道的殊勝,不正是建立在相信自己求得的道脈心法,是以「法不傳六耳」的方式,綿綿不絕源自上古的先天大道而傳承「天命」嗎?彼人如此論述,等於說明一貫道的道脈心法,其實根本不是源自上古先天大道,而是後期「穿鑿附會」或「擷取各家代表人物」之作品──講好聽一點:所謂一貫道道統只是一份思想有吻合者列表,那顯然不是真的有一個源自上古的道脈心法在傳承,只是一份思想有吻合者的歷史人物列表罷了。

  非常高興我們終於有共識,也非常高興終於有道親道出此事實:「法不傳六耳」的求道傳承其實是不存在的!那「天命」也無庸置疑是有問題的!

  既然彼人所舉自作文中提及「東、西各系脈間兼有時空斷續之表象」,那麼,顯然一貫道各祖師之間道脈心法傳承是中斷的,一貫道如何能成立「法不傳六耳」的求道傳承「天命」之說──在此非常高興彼人亦承認:「孟子之後道統中斷而接著介紹西方釋迦一系道脈之合理性亦早已消去」──終於有道親也認同道統有問題─「法不傳六耳」的求道傳承其實是不存在的!那「天命」也無庸置疑是有問題的!

  彼人承認「筆者革除、揚棄之『慧能與馬、白、羅因、黃德輝諸祖之間皆係心法直接傳承』之舊存非妥適說法」,顯見彼人亦否定慧能與馬、白、羅因、黃德輝之間係直接傳承,而對於一貫道道統斷續的問題,企圖以所謂「提舉孟子與韓愈、朱熹所言之諸『道統論述』中其各代之間亦顯然『直承與遠紹』皆有之的現象來支持本一貫道之道統正當性」,來說明「慧能、馬、白、羅因、黃德輝諸祖之間之道統心法接續問題」。在此要注意一點:佛教禪宗傳承繼緣起無我論,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存,此於禪宗祖師之一的龍樹菩薩所著《中論》即有言明,縱然是「直承與遠紹」,佛教禪宗理論也顯然與承許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一貫道祖師羅因、黃德輝之理論有根本上的矛盾,說一貫道「直承與遠紹」自佛教禪宗祖師,這也不對,這叫「瞎扯」而不叫「直承與遠紹」。否則,請道親舉證一貫道承許造物主、 主宰者實存的論點,「遠紹」自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存的佛教理論何處,這不是道統在創作時隨便攀親帶故就可以藉口說那是在「直承與遠紹」的。

  如果說時間斷續,是藉由老母降道「天命」的方式來續接,那麼這說明了:如果「明明上帝」可以給我們「天命」讓我們由輪迴入涅槃,那也應能撤回「天命」讓我們由涅槃退轉回輪迴,如一貫道典籍《道統寶鑑》記載:「八祖姓羅諱蔚群…又有作皂袍靈文、通天鑰匙經、收圓龍華經等,洩露真機,大闡先天大道,廣渡大地善良,奈眾生孽重,訴冥府而求還,普渡猶遠,祖心太切,上惱無皇天尊,降下皇風大考,將羅祖碎尸把道收回…」,此中說明一貫道羅八祖羅蔚群的「道」、「天命」被上天收回,由此可見依止神權信仰是並非可靠的解脫保證,因為神權可以給予我們「天命」,也可以自由收回「天命」,若神權可以讓我們由輪迴入涅槃,那當然也可以讓我們由涅槃退轉回輪迴,是故一貫道這樣的解脫結果係立基於神權的喜惡,並非真正且可靠的解脫。

  如果一貫道道統只是一份思想有吻合者列表,那顯然不是真的有一個源自上古的道脈心法在傳承,只是一份思想有吻合者的歷史人物列表罷了。這樣的一份列表,反而說明一貫道實際並非源自上古的道脈心法─而是一個新興宗教。

5.

   除了前文所談「無生老母」之外,白蓮教在演化的過程中,初時以彌陀信仰為主,後來結合摩尼教與彌勒教等,開始產生彌勒末世救世思想,也走向神權信仰,此皆與一貫道三期末劫由彌勒祖師收圓救贖之思想不謀而合,縱然不談「無生老母」,一貫道多處亦可見白蓮教的思想血統蹤跡。而且,從之前文章討論來看,以「無生父母」一詞最早出現文獻係明代而論,可以有據的說一貫道「無生老母」信仰最早不過出現於明代,更加可證一貫道真相係新興宗教,而非真的有一個傳承源自上古來傳承所謂一貫道三寶、道脈心法與天命。

  無論一貫道是不是源自白蓮教,這是歷史問題,皆無關一貫道道統與教義錯謬及矛盾的本質。就算一貫道非源自白蓮教,道統與教義仍然充滿根本上的矛盾及謬誤;有關一貫道錯謬及扭曲佛教歷史與教義之處,請見本人《一貫道真相:澄清一貫道對於佛教的扭曲》:http://datokuo.pixnet.net/blog/post/299890

  就算一貫道非源自白蓮教好了,從郭無妄道親文章,一貫道也等於自己承認一貫道是近代新興宗教,而非真源自上古。一貫道真相既是新興宗教,理論也與佛教差異巨大,實在不該處處扭曲佛教教義與歷史為其背書。

6.

  評磨煉說之謬

  彼人舉〈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一文,並嚐以彼人之磨煉說作解答,此文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只是這「一鳴驚人」不是讚嘆,而係令人啼笑皆非的驚呼:沒想到世界上竟有這麼好笑的謬論。彼人文章謂:「《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裡記載佛教教主釋迦牟尼對發問的勝鬘夫人言 :『...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汙難可了知。有二法難可了知,謂:自性清淨心難可了知,彼心為煩惱所染亦難了知。…』自性清淨心即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等。釋迦牟尼所言之問題亦即『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之佛學根本問題。此一問題自釋迦牟尼在世與逝後已歷2500餘年,釋迦本人及其後緒修士尚未提出合理之解答」。

  彼人舉諸多佛家學者之論述言佛教從不解答,復以彼人所謂磨煉說之邪見嚐以解答此問題,企圖證明彼磨煉說是真理,並稱彼之邪見解釋為「革故鼎新」。在下文,我們會談談彼人所謂磨煉說之謬處。再來,彼言:「此一問題自釋迦牟尼在世與逝後已歷2500餘年,釋迦本人及其後緒修士尚未提出合理之解答」,此非事實,足可見彼人佛學常識之不足,連最基本的小乘基礎都沒有。事實上,佛教老早有解答,絕非如彼人磨煉說所瞎扯的那樣。

  佛教所談之無明(梵語avidya),即煩惱總集之別稱,煩惱即無明,而無明係不知苦、集二諦而假立,彼無始,但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因有無明而有業力輪迴,如《雜阿含經》云:「眾生於無始生死,無明所蓋,愛結所繫,長夜輪迴生死,不知苦之本際」,佛教談輪迴,是從緣起而論「無明緣行、行緣識…有緣生、生緣老死」的十二因緣設立輪迴之說,可不是如彼人所謂磨煉說之本體而創生輪迴。無明只是不知苦、集二諦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如經云:「我今當說緣起法,法說、義說。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云何緣起法法說?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謂緣無明行、乃至純大苦聚集,是名緣起法法說。云何義說?謂緣無明行者,彼云何無明?若不知前際,不知後際,不知前後際;不知於內,不知於外,不知內外,不知業,不知報,不知業報;不知佛,不知法,不知僧;不知苦,不知集,不知滅,不知道;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不知善、不善,有罪、無罪,習、不習,若劣、若勝,染汙、清淨,分別緣起,皆悉不知。於六觸入處不如實覺知,於彼彼不知、不見、無無間等、癡闇、無明、大冥,是名無明」,再如經云:「一切皆以無明為根本,無明集、無明生、無明起,所以者何?無明者無知,於善、不善法不如實知,有罪、無罪,下法、上法,染污、不染污,分別、不分別,緣起、非緣起不如實知;不如實知故,起於邪見;起於邪見已,能起邪志、邪語、邪業、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顯見佛教所談之煩惱無明,只是不知苦、集二諦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故云「若不知前際,不知後際,不知前後際…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於六觸入處不如實覺知,於彼彼不知、不見、無無間等、癡闇、無明、大冥,是名無明」,復云「無明者無知,於善、不善法不如實知,有罪、無罪,下法、上法,染污、不染污,分別、不分別,緣起、非緣起不如實知」。─佛教所談之煩惱,即無明,彼係無始,但因不知苦、集二諦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不是像彼人企圖以所謂磨煉說邪見作為根本無明起源瞎扯的那樣。

  無明無始,但因不知苦、集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佛教以十二因緣解釋無明及輪迴無始流轉,無明及輪迴悉皆緣起,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又稱為生死流轉門),如此循環不已而成業力輪迴。佛教認為:十二因緣解脫,完全要靠自己覺悟解脫,即「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則受滅,受滅則愛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滅」(此又稱為涅槃還滅門),此中涅槃還滅之解脫要靠自己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直至生滅則老死滅,皆要靠自己努力依循緣起無我法而覺悟,依循三十七道品破除我執解脫生死輪迴。無明由不知苦集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故由明苦、集、滅、道四聖諦而涅槃還滅解脫,佛陀亦係順逆覺觀十二因緣而明聖諦、破除無明而解脫,而覺觀十二因緣以緣起無我為性,即假名佛性,即彼人所使用到的「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佛教名相,故經云:「善男子!是觀十二因緣智慧,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種子,以是義故,十二因緣名為佛性」,又云:「即是觀照十二因緣智,如是觀智是名佛性」。佛教所談「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係建立在十二因緣緣起無我而立說,可不是像彼人磨煉說瞎扯的「真性」是所謂「當絕待之宇宙本體」。

  佛教並不認為有一個造物主或主宰者可以救贖你,或讓你不勞而獲解脫,更沒有一個名為「明明上帝(老母)」的東西作為解脫生死輪迴十二支流轉的主宰,這是佛教與一貫道在生死觀、修道觀上最大的根本差異。佛教所言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係指自心離垢離戲之本然,彼係就涅槃無我聖境離二元對立之不可思議而言,佛教解脫道基道果亦是建立在緣起無我論的前提下,本質仍是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存。而且佛教見地根本─緣起無我論不承認心外有一個實存的造物主或主宰者主體之「我」,也就是佛教所破斥的梵我思想。

  彼人〈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磨煉說謂:「其實,煩惱之發生,自有其根本原因在。當絕待之宇宙本體--真性--在為自我磨煉而行一本散為萬殊,建立三界萬象生死海」,彼人承認絕待之宇宙有一實存的本體,這種思想正是佛教所破斥的梵我思想。雖彼亦以「真性」為名,但顯然與佛教基於緣起無我而談的「真性」在概念內涵上有明顯差異,如上文所述,佛教談「真性」係就以緣起無我為性而假名之,並非有一或多個實存的主體或本體名之為「真性」,而彼人所謂「真性」顯然是宇宙中一或多個實存的主體或本體。佛學立說一個最基本的原則─佛學立說不違三法印。彼人違反三法印的磨煉說無法為佛教煩惱無明之由來作解,反而增生戲論,更何況佛教對於煩惱無明之由來,早已有經論言明釋之,即不明苦、集二諦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絕非如彼人磨煉說所瞎扯那樣。

  彼人謬論言:「為避免本體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所謂物質存在--,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本體即呈現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而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在佛學言,此即「『根本無明』不覺忽然念起」(根本無明即無始無明、元品無明)之一念也--,遂展開本體之一本散萬殊,大化流行運動也」。

  首先,彼人認為佛學所謂「根本無明」乃是「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言此即所謂佛學之「根本無明」,真是瞎扯!佛學之「根本無明」(梵語mulavidya)如前文所述,無明無始,但因不知聖諦而依十二因緣而立,只是就此不明聖諦的心性不明之迷而名「根本無明」而已,而此不明之迷仍屬無明(avidya)範籌,無明之由來無始,係不明苦、集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而已,根本無明亦復如是,此在前文已有提及。不明心性本然緣起無我之聖諦,名之為迷;了知心性本然緣起無我之聖諦,離戲離垢,而名為悟。迷與悟,在於明證聖諦及緣起無我之實相與否而已。佛教解釋無明(avidya)及根本無明(mulavidya)乃至所謂解脫係依緣起無我與四聖諦解釋而論十二因緣緣起流轉,可不是如彼人由什麼本體因避免休息、生機衰退以致死亡而發動的一念之可笑論述來作解,這叫「曲解」而不叫「革故鼎新」。

  彼人〈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言:「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那所謂本體如何發動這一念?

  ──郭無妄,你要解釋清楚:到底你所謂「本體」具不具人格化之思維?如果不具人格化之思維,那它如何作出「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而「發動」的判斷?怎麼決定何時要「一散萬(來)」、何時要「萬歸一(往)」?如果所謂本體具人格化之思維,本體可以讓我們產生一念無明,而有輪迴,那當然也可以讓我們於涅槃後,再發一念無明由涅槃退轉回輪迴,是故你所謂磨煉說的解脫結果係立基於神權的喜惡,並非真正且可靠的解脫。

  再來,你說:「絕待之宇宙本體--真性--在為自我磨煉而行一本散為萬殊,建立三界萬象生死海」,顯然你認為三界萬象生死海之產生,乃因所謂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你又說:「為避免本體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所謂物質存在--,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本體即呈現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顯然你認為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物質存在。簡單的說,你認為所謂本體為自我磨煉而造作三界萬象生死海,然後所謂本體為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於是「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而後,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已無物物質存在,本體又進入大休息狀態,也就是所謂「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

  那麼,按照你這種說法:我們身心顯然在三界萬象生死海中,否則云我們身心在生死輪迴不能成立,三界萬象生死海無庸置疑也包含我們的身心。若三界萬象生死海係由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則我們的身心也亦復如是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那麼既然我們身心本係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那麼它也應能造作、控制我們的思想,讓我們「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可是我們的自由思想可以否定此本體的存在。若本體實存且三界萬象生死海一切為其所造作,那麼,顯然這個本體也創造了「否定本體實存的自由思想」,就如同自己在毀謗自己,你的磨煉說是荒謬且無理的。而且,按照你的說法:那佛教與一貫道思想上的矛盾,也只是根源自本體造作的自我矛盾罷了。說穿了,你所謂的本體,是一種糢糊且自我矛盾的型態。

  你自己磨煉說也說:「本體為要自我磨煉,由一本散為萬殊;又畏磨煉過久,本體將漸趨死絕而再行萬殊歸為一本之生態。如此,一散萬(來),萬歸一(往),一再散萬(來)之一來一往,一往一來,來往之間無盡期之運轉、化進,以求得絕待宇宙--真性--之晶瑩炳靈,永續生存、化進」。若本體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此時無物質存在,也就是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那大休息狀態結束後,本體不再休息了,於是就會「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於是本體又開始為自我磨煉而造作三界萬象生死海,然後又出現生死輪迴。依循於你這樣的磨煉說,依循你所謂不斷來往狀態循環的「真性」,只是不斷依本體之喜惡由輪迴入涅槃,然後又依本體之喜惡由涅槃退轉回輪迴而已,並不能獲得永恆解脫,你這種立論猶遜於佛教永恆解脫的涅槃觀。而且,按照你這種磨煉說的說法:那我們也根本不用修行,也根本不用在乎所謂根本無明,也根本不用迷信所謂一貫道,因為待本體為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自己會再行萬殊歸為一本,我們身心由本體造作,本體也能造作我們身心,讓我們「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而後進入大休息狀態,此時自然沒有物質、沒有所謂三界萬象生死海、沒有輪迴,只是這樣的狀態不是永恆的,待本體休息夠了,又會開始自我磨煉,於是又開始產生生死輪迴。

  正因為無明係依十二因緣無我緣起,故能緣滅,根本無明亦復如是,才能永恆究竟解脫。否則,按照你可笑的磨煉說立論,若根本無明係所謂「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而來,那麼,本體進入大休息狀態後,休息夠了,然後又開始「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作自我磨煉,如此眾生根本無明又再產生,於是本體又再產生生死輪迴,按你宗立論,根本無明也只能暫時在本體大休息狀態時不起,而於本體發動自我磨煉後,又再復發,並且產生三界萬象生死海,這種解脫根本不是永恆解脫。

  顯見你所謂解脫,只是所謂本體暫時休息的狀態而已,依本體喜惡由輪迴入涅槃,又會依本體喜惡由涅槃退轉回輪迴,你宗所謂解脫是無常的,非永恆的,根本不可靠。你這種立論猶遜於佛教永恆解脫的涅槃觀。

  你這種解釋根本連基礎佛學的邊都沾不上,也跟佛教沒有關係,只是藉用佛教名相而拿外道見解瞎扯你所謂的「佛學」罷了!

  你說:「若根本無明之大問題無解決,則一切佛理就只如鏡花水月一般,了無根柢,與真理永遠尚隔一層也!」,可是,你卻拿完全與佛教相違、矛盾的外道見解曲解佛教教義,此謬論還妄稱佛理,可笑至極。這叫「曲解」而不叫「革故鼎新」。

  一貫道不能在忽略佛教理論與思想的準則、定義與範疇之前提下,將其單方面的自由心證與曲解的說法說成是佛教的本懷,甚至任意將佛教與其他宗教劃上等號,甚至亂以「直承與遠紹」及「革故鼎新」為藉口,實行曲解與瞎扯佛教之實。就如同各種不同學科的學說有其定義與範疇,並非我們抓著一隻錦鯉,就可以自由心證的說它就是數學中的「中國餘式定理」。

  我們不反對一貫道「勸善」或「行善」的利世價值,但是反對一貫道忽略了宗教的差異性─每個不同宗教有各自不同的主張,單方面任意曲解佛教的理論與思想、歷史,甚至將不同理論體系的思想混為一談。佛教包容一切宗教,但不代表必須接受其他宗教對佛教理論與思想、歷史的扭曲(此處包容泛指平等對待與尊重,而非任意將不同宗教的教義劃上等號,或忽略佛教既有的學理定義,而自由心證的胡亂解釋)。

   一貫道真相既是新興宗教,理論也與佛教差異巨大,實在不該處處扭曲佛教教義與歷史為其背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okuo 的頭像
datokuo

一貫道的真面目:澄清一貫道對於佛教的扭曲

dat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