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笑郭無妄謬論暨再評磨煉說之謬

  本人回應郭無妄文章如下:

  http://datokuo.pixnet.net/blog/post/42695631

  郭無妄作《簡答D之〈再戰郭無妄謬論暨評磨煉說之謬〉一文》回覆如下:

  http://h5668.pixnet.net/blog/post/36315032

  針對彼人文章,可笑至極,我們談談郭無妄提出的磨煉說之謬,回應如下:

1.

  後補:本人針對郭無妄道親之理論謬處回應此篇文章後,未見彼人有能力針對自宗理論謬處提出回應,彼人反而將焦點糢糊放在本人文章有所謂不雅言辭或情緒言辭,以此作為藉口閃躲與糢糊焦點。首先,無論本人文章是否有所謂不雅言辭或情緒言辭,皆無關駁破彼人謬論,更何況討論的焦點是彼人謬處及一貫道荒謬之處,而非本人文章是否有所謂不雅言辭或情緒言辭。復次,本人文章焦點仍是針對彼人謬論而破,所謂不雅言辭或情緒言辭並非焦點。再來,本人認為我所批評其文章「可笑至極」、「不用拿出來丟人現眼」、「瞎扯」、「充滿根本上的矛盾及謬誤」、「令人啼笑皆非的驚呼:沒想到世界上竟有這麼好笑的謬論」、「胡亂解釋」、「處處扭曲佛教教義與歷史」皆是事實,並且在上揭批評之後,皆有舉出與駁破其文章之所以為「可笑至極」、「丟人現眼」、「充滿根本上的矛盾及謬誤」、「謬論」、「胡亂解釋」、「處處扭曲佛教教義與歷史」的地方,譬如,彼人對於佛教「根本無明」起源的解釋─以所謂本體來解釋,顯然是以外道邪見魚目混珠混充佛教見地,這不是「瞎扯」不然是什麼呢?這不是「胡亂解釋」不然是什麼呢?這不是「充滿根本上的矛盾及謬誤」不然是什麼呢?這些皆是針對彼人文章謬論據實而論而已。如果彼人不認同,歡迎反駁!而不是被本人駁破其謬,反駁不了,就將焦點糢糊在本人文章有所謂不雅言辭或情緒言辭,而作為閃躲與不敢回應的藉口。如此對於道親之謬,如鴕鳥般的治學態度,只是更令人貽笑大方而已。

2.

  郭無妄道親文章謂:「《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裡記載佛教教主釋迦牟尼對發問的勝鬘夫人言 :『...自性清淨心而有染汙難可了知。有二法難可了知,謂:自性清淨心難可了知,彼心為煩惱所染亦難了知。…』自性清淨心即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等。釋迦牟尼所言之問題亦即『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之佛學根本問題。此一問題自釋迦牟尼在世與逝後已歷2500餘年,釋迦本人及其後緒修士尚未提出合理之解答」。郭無妄道親言佛教未解答「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又言佛教未解答此第一因問題,並嚐以其自創之磨煉說邪見解答佛教根本無因之由來。本人前文(http://datokuo.pixnet.net/blog/post/42695631)引經說明:佛教早已有解答,煩惱即無明,而無明及根本無明悉皆緣起。而且,佛教的根本無明也不是像他所曲解的那樣係本體造作而來。

  對於本人文章,彼人覆言:「有關D君論駁筆者所創之【磨煉說】部分,茲簡要回覆曰 : 無妄之【磨煉說】所闡發之主要重點之一在於解開『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即佛學上所云『第一因』問題──之答案,而D君竟言於此問題佛教早已解答,但檢閱D君之〈再戰...〉文中言已解答上述之問題所引之佛教《雜阿含經》載釋迦牟尼佛所說…(郭無妄引本人所舉經文,為免文繁,略)…之以上釋迦牟尼佛及慈氏菩薩所說之所有文句中尚找不到此『第一因』或言『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之佛學根本問題之適當說明也!」。

  再覆言:「D君所謂『無明之由來無始,係不明苦、集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而已,根本無明亦復如是』,無妄請問在無始之際何來已存在之『苦』,又何來已存在之『集』?當時既無已存在之苦、集,那麼在那時又何來『不明苦、集』四字?可證所謂之『...根本無明亦復如是』之全段說明內容根本明顯係錯誤者!」。

  又覆言:「在佛學之研究有下過工夫者皆可由以上之1、2段內容看出D君所舉佛教諸經文與D君之說皆沒有適切地解開在無始之際清淨之『真性』為何會產生『根本無明』之一念以逐漸化現出三界生死海之『第一因』──亦即『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之大問題的答案,故知筆者創立之【磨煉說】中所揭櫫之大宇宙演化奧理真乃解答了佛教釋迦牟尼佛生平所受困而未解開之根本問題也!」。

  針對彼人以上笑話,回應如下:

  彼人謬論謂心外實有能造作的「絕待之宇宙本體」,又認為所謂根本無明及三界萬象生死海皆是這個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對於此論,不禁令人莞爾一笑。首先,在佛學之研究有下過工夫者應該知道:若承認心外實有能造作的「絕待之宇宙本體」─若承認有實存之主體,也就是佛學所說的「我」,這正是佛教所反對的梵我思想。佛教立基學說為緣起無我論,並不認為有實有能造作的本體或主體。復次,煩惱即無明之別名,而所謂無明也就是不知苦、集二諦之無知的別名而已,故《雜阿含經》云:「無明者無知」,又云:「若不知前際,不知後際,不知前後際…不知因,不知因所起法…於六觸入處不如實覺知,於彼彼不知、不見、無無間等、癡闇、無明、大冥,是名無明」。無明因不知苦、集二諦之無知,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無明緣起於十二因緣緣起環環相扣。無明緣起,故能緣滅,故依佛教解脫道能使無明滅則行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此係佛教聖言量),而不受後有、明證永恆解脫之涅槃。佛教解釋無明,係依循緣起無我論之原則,解釋無明係依十二因緣緣起,而所謂生死輪迴亦復如是十二因緣緣起,絕非如彼人以可笑的外道邪見來作解。明白的說:佛教談無明(含根本無明)及生死輪迴,係依十二因緣緣起立論,絕對不是如彼人謬論所言由「絕待之宇宙本體」造作。

  如上所述,佛教談無明(含根本無明)及生死輪迴,悉依十二因緣緣起說明,而非由所謂本體或第一因作解。彼人文章言佛教未解答根本無明從何而來的第一因問題,明顯是假議題。再來,佛教方便說也有提到第一因,但佛教方便說所談第一因泛指心識,也就是十二入處作用,因為對於一切的認識與認知,皆根源自十二入處作用的現量與比量,畢竟我們終究是以十二入處認識與認知一切,故十二入處可以就方便說是第一因─也就是認識與認知之源,此通佛教「唯心所變、唯識所現」之理。而對於一切認識與認知皆依十二入處作用顯現之理不明、對於十二因緣緣起而有苦之緣起不明,即不明緣起─「此生故彼生、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就此不明之無知,而言「無明」(梵語avidya)而已,而就不明一切認識與認知皆依十二入處作用顯現之理的無明,係產生其他無明(如人法二我執的枝末無明)的根本,故此無明又謂「根本無明」(梵語mulavidya),如此而已。「無明」與「根本無明」皆係不明緣起之無知的別名,不知苦、集二諦而謂無明而已,而此無知(無明)悉皆十二因緣緣起,絕對不是由所謂本體造作而來的這種可笑謬論,言有所謂本體造作而有根本無明,這種邪見不是佛學的見解,也違反佛學必須符合三法印的治學原則。

  彼人覆言:「D君所謂『無明之由來無始,係不明苦、集而依十二因緣緣起而立而已,根本無明亦復如是』,無妄請問在無始之際何來已存在之『苦』,又何來已存在之『集』?當時既無已存在之苦、集,那麼在那時又何來『不明苦、集』四字?可證所謂之『...根本無明亦復如是』之全段說明內容根本明顯係錯誤者!」。針對此論,顯見彼人對於佛教緣起無我的般若學說觀念之不足,我們來看看到底是誰「全段說明內容根本明顯係錯誤者」而不自知。答覆如下:

  綜前文所述,佛教係就十二因緣緣起而顯現之生死輪迴流轉談苦果,就此苦果(苦之形成)而假言苦,苦諦基此立說,如此而已;而佛教就苦之形成係緣起,談十二因緣緣起─「無明緣行、行緣識…」,就此苦因(苦係緣起)而假言集,集諦亦基此立說,如此而已。苦與集只是就十二因緣緣起無我不同角度而談,就十二因緣緣起無我作用顯現生死輪迴而談苦,就生死輪迴係十二因緣緣起─「無明緣行、行緣識…」而談集,如此而已;而佛教就不明此苦、集之理,謂之無明;就不明一切認識與認知皆是十二入處緣起顯現,謂之根本無明,如此而已。

  復次,覺觀十二因緣以緣起無我為性,即假名佛性,即彼人所使用到的「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佛教名相,故經云:「善男子!是觀十二因緣智慧,即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種子,以是義故,十二因緣名為佛性」,又云:「即是觀照十二因緣智,如是觀智是名佛性」。佛教所談「本性」、「真性」、「真如心」、「本識」,係建立在十二因緣緣起無我而立說,可不是像彼人磨煉說瞎扯的「真性」是所謂「絕待之宇宙本體」。十二因緣以緣起無我為性,假名佛性,亦假名自性清淨,而無明悉依十二因緣緣起顯現,亦佛性顯現,故無明也只是緣起無我作用顯現,實性亦是佛性,故禪宗〈永嘉大師證道歌云〉:「無明實性即佛性」,故方便假言自性清淨亦顯現無明,然兩者非一非異。只是就順世間之方便說而言:就十二因緣緣起無我之心性作用言,顯現無知而有生死輪迴流轉的部份言無明(「不明苦、集」之無知也是十二因緣緣起無我之心性作用的顯現),亦就此而談聖諦之苦、集;心性了知本心亦是緣起無我顯現而不受後有、離垢離戲而言自性清淨,亦就此而談聖諦之滅、道,如此而已。

  綜上總而言之,彼人所談到的苦、集、無明(含根本無明)皆係實性─佛性的顯現(以緣起無我為性,假名佛性,立此為實性)。緣起無我顯現的心識十二入處作用,不明緣起無我之本相,而謂無明;而不明認知與認識的一切皆係心識十二入處作用的無明,特別謂根本無明。無明或根本無明,皆只是就緣起作用而假名安立。佛教就緣起無我顯現的十二因緣流轉而談苦,就苦係十二因緣緣起而談集。苦、集也只是就緣起作用的結果,與此結果的成因,不同角度而談苦、集而已。上揭談到的顯現皆係以緣起無我為性,假名佛性而名言立為實性,故無明(含根本無明)、苦、集皆是佛性顯現,而就此緣起無我之實性─佛性而談自性清淨。緣起無我之實性─佛性如水,所顯現之十二因緣(含無明)及苦如浪,水係因緣和合而顯現浪,只是就水談自性清淨,就浪談無明及苦,而就無明及苦係浪顯現而談集。進步言,自性清淨與無明(含根本無明)、苦、集,是「緣起無我(自性清淨,如水)」與「緣起無我的顯現(無明、苦、集,如浪)」的關係。再進步言,苦、集、無明與滅、道、自性清淨彼此並不矛盾及相違,如同水與浪並不矛盾及相違,只是就「緣起無我」與「緣起無我的顯現」不同角度,假以體(如水)、用(如浪)區分之別,而就不同角度有不同異名,如此而已。

  彼人嚐論「自性清淨心怎麼會出現煩惱?」,本身就是假議題,而且這個假議題本身就是已經忽略佛教般若學說,錯誤的將自性清淨心與煩惱視為兩個互相矛盾的個體。顯見彼人佛學基礎之不足─連小乘基礎都沒有的醜態而已。

  ──郭無妄,這是佛學之研究有下過工夫者應具備的佛學常識,你皆無法論及,卻曲解佛學定義之根本無明係由你那可笑的磨煉說之本體造作,由此可見你根本不懂佛學,只是忽略佛教十二因緣緣起無我學說而咨意瞎扯,企圖曲解佛學為你那可笑的磨煉說背書而已。到底是誰「全段說明內容根本明顯係錯誤者」,我想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不同的尺。你說:「筆者創立之【磨煉說】中所揭櫫之大宇宙演化奧理真乃解答了佛教釋迦牟尼佛生平所受困而未解開之根本問題也!」,我說:佛教經論老早就有解答,中觀與唯識等派老早談了不少,所以你少在那裡睜眼說瞎話。拿違反三法印的邪見曲解佛教,只是突顯你對於佛學的無知而已。


3.

  彼人覆言:「假如無妄之【磨煉說】有那麼容易被打敗的話,當年(1986)在公開演講時打擊一貫道最激烈的名僧慧律法師就不會在看了我的【磨煉說】內容後親口對我說 : 『你的『磨煉說』非常高深,有一套,我的學問未到家,不敢批評。…』又說 :『 我今天才知道一貫道有這麼高深的高手在,我相當的訝異!』、『我看了你的《一貫道大綱》和《一貫道佳音》之後,由衷的讚嘆,你的學問之大真是驚人!我和我的同修一看,都認為你是一代高人,又年紀那麼輕--50年次,真真令人不可思議!』」。

  回應如下:

  那又如何?我也覺得你磨煉說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只是係不知道就算了,一知道就令人驚呼世上竟有如此可笑言論的「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再來,你不用拿各教人士對你磨煉說之評價作為自宗正量的背書及證明,你所引他人評價內容,並無為你磨煉說之謬處提出解釋與澄清,所以你用不著顧左右而言他,我們談的是你的謬論,而不是有多少人給你好評。如果有人好評就可以代表自宗正量,那我看奧姆真理教也不少人好評,而且比你還多,那麼你應該以受更多人好評的奧姆真理教為正量,而捨棄所謂磨煉說才是。我們來看看你所謂磨煉說的謬處:

  ──郭無妄,你所謂〈解答釋迦牟尼佛未了知之根本問題〉一文之磨煉說言:「其實,煩惱之發生,自有其根本原因在。當絕待之宇宙本體--真性--在為自我磨煉而行一本散為萬殊,建立三界萬象生死海」,你承認絕待之宇宙有實存的本體,這種思想正是佛教所破斥的梵我思想。雖你亦以「真性」為名,但顯然與佛教基於緣起無我而談的「真性」在概念內涵上有明顯差異,如上文所述,佛教談「真性」係就以緣起無我為性而假名之,並非有一或多個實存的主體或本體名之為「真性」。佛學立說一個最基本的原則即不違三法印。你違反三法印的磨煉說無法為佛教無明之由來作解,反而增生戲論,更何況佛教對於無明之由來,早已有經論言明釋之,諸多教派亦有論釋,絕非如彼人磨煉說所瞎扯那樣。

  你說:「為避免本體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所謂物質存在--,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本體即呈現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而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在佛學言,此即「『根本無明』不覺忽然念起」(根本無明即無始無明、元品無明)之一念也--,遂展開本體之一本散萬殊,大化流行運動也」。

  ──郭無妄,你要解釋清楚:到底你所謂「本體」具不具人格化之思維?如果不具人格化之思維,那它如何作出「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而「發動」的判斷?怎麼決定何時要「一散萬(來)」、何時要「萬歸一(往)」?如果所謂本體具人格化之思維,本體可以讓我們產生一念無明,而有輪迴,那當然也可以讓我們於涅槃後,再發一念無明由涅槃退轉回輪迴,是故你所謂磨煉說的解脫結果係立基於神權的喜惡,並非真正且可靠的解脫。

  再來,你說:「絕待之宇宙本體--真性--在為自我磨煉而行一本散為萬殊,建立三界萬象生死海」,顯然你認為三界萬象生死海之產生,乃因所謂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你又說:「為避免本體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所謂物質存在--,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本體即呈現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顯然你認為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世上已無物質存在。簡單的說,你認為所謂本體為自我磨煉而造作三界萬象生死海,然後所謂本體為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於是「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而後,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之後,此時已無物物質存在,本體又進入大休息狀態,也就是所謂「渾渾融融,至真至善至美之無聲無色無臭妙境,現無思無為寂然不動之正象也」。

  那麼,按照你這種說法:我們身心顯然在三界萬象生死海中,否則云我們身心在生死輪迴不能成立,三界萬象生死海無庸置疑也包含我們的身心。若三界萬象生死海係由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則我們的身心也亦復如是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那麼既然我們身心本係本體為了自我磨煉而造作創生,那麼它也應能造作、控制我們的思想,讓我們「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可是我們的自由思想可以否定此本體的存在。若本體實存且三界萬象生死海一切為其所造作,那麼,顯然這個本體也創造了「否定本體實存的自由思想」,就如同自己在毀謗自己,你的磨煉說是荒謬且無理的。而且,按照你的說法:那佛教與一貫道思想上的矛盾,也只是根源自本體造作的自我矛盾罷了。說穿了,你所謂的本體,是一種糢糊且自我矛盾的型態。

  你自己磨煉說也說:「本體為要自我磨煉,由一本散為萬殊;又畏磨煉過久,本體將漸趨死絕而再行萬殊歸為一本之生態。如此,一散萬(來),萬歸一(往),一再散萬(來)之一來一往,一往一來,來往之間無盡期之運轉、化進,以求得絕待宇宙--真性--之晶瑩炳靈,永續生存、化進」。若本體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再行萬殊歸為一本,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此時無物質存在,也就是進入大休息狀態之時。那大休息狀態結束後,本體不再休息了,於是就會「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於是本體又開始為自我磨煉而造作三界萬象生死海,然後又出現生死輪迴。依循於你這樣的磨煉說,依循你所謂不斷來往狀態循環的「真性」,只是不斷依本體之喜惡由輪迴入涅槃,然後又依本體之喜惡由涅槃退轉回輪迴而已,並不能獲得永恆解脫,你這種立論猶遜於佛教永恆解脫的涅槃觀。而且,按照你這種磨煉說的說法:那我們也根本不用修行,也根本不用在乎所謂根本無明,也根本不用迷信所謂一貫道,因為待本體為避免自我磨煉過久而趨死絕,自己會再行萬殊歸為一本,我們身心由本體造作,本體也能造作我們身心,讓我們「萬殊分靈皆漸悟覺而得到解脫」,而後進入大休息狀態,此時自然沒有物質、沒有所謂三界萬象生死海、沒有輪迴,只是這樣的狀態不是永恆的,待本體休息夠了,又會開始自我磨煉,於是又開始產生生死輪迴。

  正因為無明係依十二因緣無我緣起,非由任何主體造作,故能緣滅,根本無明亦復如是,才能永恆究竟解脫。否則,按照你可笑的磨煉說立論,若根本無明係所謂「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而來,那麼,本體進入大休息狀態後,休息夠了,然後又開始「本體在經過極長久之休息時間後,因避免休息過久,生機衰退,以致於死亡,乃發動其運動(自我磨煉)之一念」作自我磨煉,如此眾生根本無明又再產生,於是本體又再產生生死輪迴,按你宗立論,根本無明也只能暫時在本體大休息狀態時不起,而於本體發動自我磨煉後,又再復發,並且產生三界萬象生死海,這種解脫根本不是永恆解脫。

  顯見你所謂解脫,只是所謂本體暫時休息的狀態而已,依本體喜惡由輪迴入涅槃,又會依本體喜惡由涅槃退轉回輪迴,你宗所謂解脫是無常的,非永恆的,根本不可靠。你這種立論猶遜於佛教永恆解脫的涅槃觀。

  你這種解釋根本連基礎佛學的邊都沾不上,也跟佛教沒有關係,只是藉用佛教名相而拿外道見解瞎扯你所謂的「佛學」罷了!佛教基本上是否定造物主實存的,也就是反對神創論及尊佑論,佛教也反對本體(或主體)實存之見解,也就是反對梵我論。你要相信有造物主或所謂本體實存,是你的事,基本上我們並不反對,可是藉此扭曲佛教,我們就有意見了。不代表因為你單方面相信造物主或本體實存,於是佛教就必須也跟著相信造物主或本體實存。佛教兩千五百年來都是明確否定造物主或本體實存,這也是在學理上公認的(就連敵佛教的神權信仰,如基督教,也都知道佛教是否定造物主或本體實存的),並不會因為你單方面相信造物主或本體實存,於是佛教就變成承認造物主或本體實存的教派。佛教有其明確學理定義,非常明確是建立在否定造物主或本體實存的基礎上談的,不是你單方面可以忽視學理而亂扯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okuo 的頭像
datokuo

一貫道的真面目:澄清一貫道對於佛教的扭曲

dat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