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道親依序閱讀下列文章,可以幫助您更加了解一貫道:

  閱讀PDF: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2cE4E8yT698SVFqUU9zNXdmTUU

  1. 一貫道的真面目01─前言
  2. 一貫道的真面目02─審察信仰與魔考
  3. 一貫道的真面目03─神權、他力救贖─佛教相信明明上帝實有存在嗎?
  4. 一貫道的真面目04─五教合一的問題
  5. 一貫道的真面目05─明明上帝的矛盾與抽象型態
  6. 一貫道的真面目06─明明上帝、理天探源
  7. 一貫道的真面目07─修道思想探源
  8. 一貫道的真面目08─三期末劫收圓真相
  9. 一貫道的真面目09─道統真相
  10. 一貫道的真面目10─一貫道本質

 

  〈一貫道的真面目07─修道思想探源〉

  ▓一貫道修道─宋儒倫常與道德的實踐

  在前文已論及一貫道的本源係宋明理學結合末世救贖信仰的宗教化,就一貫道實修的部份言,一貫道部份組線、道場流傳的修道思想,亦可見係源自宋明理學─宋儒的人道倫常、道德建立與實踐之學說。一貫道認為「(道)理」乃宇宙本體,於天曰「理」,於人曰「性」,人人皆本具與「理」無別之本性,順應此與生俱來的本性而修道,即可窮究「天命」─「(道)理」(注意:此處說的「天命」指「天道」,即「(道)理」,與前文係指法旨、任務或使命之「天命」不同),這樣的修道思想其實是源自二程理學思想,如《性理題釋》〈道與教的差別〉一文云:

  「…『道』是性理的本體,就是無極真理,賦與人為性,故謂之性理,亦即是良心,這個理性乃吾人之天根,性命的大源,生即由如是來,死也應如是處去,正是生死必由的真經正路,乃萬古最神秘的『性理真傳』口授心印的秘寶…」

  大部份道親認為「求道」(一貫道的入教儀式)後,即「地府抽丁,天堂掛號」,若認真「修道」,窮究與順應天道(理),將來死後吾人之靈性可以由玄關竅離開,由「明明上帝」與「活佛師尊」救贖返回「理天」,換言之,道親認知的「求道」與「修道」,是建立在承認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基礎上。

  一貫道認為人心順應「性」、「理」之心,即為「道心」,亦即為「良心」,將「理」、「性」視為性命之源,這樣的思想,正是源自二程的理學思想,如《河南程氏遺書》卷二十一云:

  「…理也,性也,命也,三者未嘗有異。窮理則盡性,盡性則知天命矣。天命猶天道也,以其用而言之則謂之命,命者造化之謂也。…」

  又云: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心,道之所在;微,道之體也。心與道,渾然一也。對放其良心者言之,則謂之道心;放其良心則危矣。惟精惟一,所以行道也。…」

  一貫道認為順應性、理之心(即為「道心」或稱「良心」)乃「修道」之本,而孝悌忠信、禮義廉恥與倫常、道德乃本體(理)之顯現,由修習倫常、道德開始,便能窮究與順應天所賦予吾人本具的本性─「(道)理」(順應此本性之心即為「道心」或「良心」),此為「修道」之始,簡言之,「修道」乃由修習人道倫常、道德開始而順應天道(理),而常聞一貫道所言之「修心」所指乃修習順應人道與天道之心─「道心」與「良心」。人道倫常、道德係「理」的顯現,順應人道倫常、道德即為順應天道(理),而順應人道倫常、道德之心即為順應天道的「道心」或「良心」,修習此「道心」或「良心」即為「修道」,而此「修道」與「道心」或「良心」皆係建立在重振與實踐人道倫常、道德的基礎與目標之上,如《性理題釋》〈天道人道怎麼分,修時以何者為先〉一文所云:

  「…重性命而修者,三期普渡,大道也,重倫常而行者,世間普通,人道也,人道是天道之枝幹,故修天道者,得先從人道上立足,為起發點,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三曹中最重之事,天地處處鑒察人心,時時監視行為,若於生身父母,不知孝敬,手足兄弟,不知親愛,對於親友,敷衍了事而不忠,心口不一而無信,無禮無義,寡廉鮮恥之輩,修行亦無益,人道既失,遑論天道乎?所以修天道的,應以盡人道為先,孔子說過:『下學 而上達』,能盡人道,則近乎天道矣。…」

  又《性理題釋》〈求道後如何行功〉一文云:

  「…以道存心,謂之德性,行於倫常,謂之綱常,有道無德,必定出魔。…」

  一貫道以「理」為宇宙本體,認為順應「理」之「道心」或「良心」即為「修道」之本,而人道倫常、道德乃本體(理)的顯現,由修習倫常、道德與聖人(孔孟)之教,以孝悌為本開始「修道」,實踐人道倫常、道德,便能窮究與順應吾人之本性─「理」,換言之,順應倫常、道德(人道)即為順應天道─也可以說,實踐人道倫常、道德即為順應與實踐天道(理),而順應人道與天道之心,即為「道心」或「良心」,此為修道之本。一貫道這樣以建立與實踐人道倫常、道德為本懷的「修道」思想,正是源自二程理學的性理之學,正如程頤於《明道先生行狀》云:

  「…明於庶物,察於人倫。至盡性至命,必本於孝悌;窮神知化,由通於禮樂。…」

  進步言,一貫道的「修道」其實就是依循儒家(特別是宋儒之理學)思想而建立與實踐人道倫常、道德典範的思想─順應人道倫常、道德之心,即為順應天道(理)的「道心」或「良心」,也唯有順應人道與天道的「道心」或「良心」才能窮究與順應、回歸人人本具之本性與性命本源─「(道)理」,也唯有如此,將來死後才能承蒙「天恩師澤」,由「明明上帝」、「活佛師尊」等救贖返回「理天」(前提是必須先求得一貫道領有「天命」的道脈金線─此處所言「天命」指上天授予的使命、任務或法旨)。

  由此明顯可見,一貫道的「修道」思想係宋儒(理學)人道倫常、道德建立與實踐之說,結合末世神權救贖思想的產物,而由「求道」至「修道」乃至得到救贖,此一過程皆是建立在承認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基礎上。

  有道親認為自己於一貫道所學比較接近儒家思想─或者說是儒家思想於近代的弘揚,甚至說比較接近宋明理學而非佛教,這是正確的,事實上,一貫道根本就是宋明理學結合末世救贖信仰宗教化的產物。

  ▓一貫道修道並非佛教究竟解脫道

  受宋明理學影響,一貫道的修道思想其實比較著重於人道倫常、道德的建立與實踐(並認為此係順應天道之方法,期望最終因此得到救贖返回「理天」),以因認為人道倫常、道德係天道(理)顯現故,故一貫道亦認為順應人道倫常、道德,即為順應天道(理),順應人道與天道之心即為「道心」或「良心」,而此心為修道之本,也唯有依聖人(孔孟)之教,建立與實踐人道倫常、道德,方是順應天道(理)與得到「明明上帝」、「活佛師尊」等救贖返回「理天」的唯一之道。

  一貫道著重人道倫常、道德實踐的修道思想,由「求道」至「修道」皆是建立在承認宇宙本體─「理」或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基礎上,一貫道認為「理」或「明明上帝(造物主、主宰者)」係恆常且實有存在的主體或本體,這樣的認知正為佛教所呵斥的「我見」(認為有實有主體或本體存在的錯誤見解)。若「理」或「明明上帝」並非實有存在的主體,僅是假名安立,那麼一貫道言「理」或「明明上帝」為創生宇宙與我人靈性之源,如同在說不存在的龜毛、兔角能創生宇宙般的荒謬,此於前文已有論及,在此不再贅述。

  就一貫道思想而言,「理」是一切創生的本源,它遍佈宇宙(或說宇宙為「理」所含攝),它是宇宙實有存在的究竟、絕對本體或主體,一切皆為「理」所創生,一切人、物之性皆是「理」,人人之本性即為「理」(性即理),進步言,人人之個體與宇宙本體(理)亦同一不異,順應本性(理)之心即為「道心」或「良心」,而此「道心」或「良心」為將吾人身、心回歸宇宙本體(理)之關鍵所在。「理」是宇宙究竟的本體與主體,只是從不同角度來說有不同名稱,就宇宙本體的角度曰「(道)理」,就造物主、主宰者的創生角度曰「明明上帝」。

  事實上,一貫道這樣的思想,比較接近佛教呵斥的外道「梵我」思想,外道認為宇宙的根本、究竟的本體為「梵」(Brahman),其與人人個體之「我」(Atman)實一不異(此處「我」指真實存在的主體),人因為不知「梵我一如」之真理,於是造作諸業力而六道輪迴,唯有實證「梵我一如」才能滅除業力,從六道輪迴中解脫。一貫道的修道思想其實跟外道所說的「梵我一如」思想差別不大,惟名相與稱呼不同及加入末世救贖思想而已。

  佛教認為諸法緣起性空、無我而緣起、緣滅,諸法之生、滅悉依緣起,此生故彼生,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滅,此滅故彼滅,而非有一絕對實有存在的主體或本體在造作,並非實有存在名為「梵」或「理」的東西作為宇宙主體或本體而造作一切、創生或毀滅一切,當然也非實有存在造物主、主宰者在造作一切、創生或毀滅一切。錯認宇宙或我人身心中實有主體存在的見解,佛教稱之為「我見」,此係不正確、錯誤的「邪見」,執著於這樣的見解稱之為「我執」,依循這樣的見解(我執)無法獲得真實解脫,以因執著實有存在「我」體故(包含認為實有存在宇宙本體之「我」或人人個體之「我」),亦無法證入無我而煩惱止息與從生死輪迴中解脫。

  佛教是否定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亦否定宇宙本體或人人個體之實有存在,宇宙與人人皆非真實存在永恆不變的主體,如此方能成立「諸法無我」。一貫道的「求道」、「修道」思想是建立在承認宇宙本體(「理」或「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基礎上,認為唯有「求道」與「修道」,吾人身心之靈性(或靈魂)才能從玄關竅中離開返回「理天」,一貫道認為吾人身心實有存在個體之「我」(「靈性」或「靈魂」)的思想,正是外道的「梵我」與「神我」思想。

  一貫道(基於梵我思想)所言的「求道」、「修道」思想,與佛教(基於無我見地)所言的喜貪盡…乃至不受後有及以破除我執…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為目標的解脫道,彼此是截然兩個不同的目標,亦有著不同的理論基礎、方法與結果。佛教的「修道」思想以緣起無我見為基礎,著重於心性解脫(破除我執與煩惱止息),根本否定造物主、主宰者的實有存在,亦否定「梵我」、「神我」的實有存在─包含否定一貫道所言之「理」或「明明上帝」的實有存在(如此方能破除人、法我執,證悟究竟實相與得到究竟解脫)。

  一貫道的修道思想其實著重於(順世間而言)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而由「求道」至「修道」…乃至「返本」過程皆是建立在承認宇宙本體(理)或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基礎上,此係佛教所呵斥的外道「梵我」思想(認為實有存在一主體或本體),這樣的思想係與否定宇宙本體(理)或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佛教相違且矛盾的。就佛教而言,生死輪迴係因無明(與我執)所致,以因無明(與我執)故,而有生死輪迴,吾人之煩惱,係根源於對無明與邪見的執著,破除執著,即能煩惱止息與從生死輪迴中解脫。一貫道承宇宙本體(理)或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思想係屬「我見」,此乃佛教所呵斥的外道邪見,一貫道承認宇宙本體(理)或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存在的我見思想會造成人、法我執破除的障礙,反而導致我執更重,無法煩惱止息與從生死輪迴中解脫。

  ▓一貫道修道思想著重於順世間倫理學的建立與實踐

  佛教的解脫道依於緣起無我見,而佛教的緣起無我見並無地域、種族與文化的限制,若說緣起無我見有地域、種族與文化的侷限,那麼,這就如同在說只有某一地域、種族與文化之人才能解脫,這樣的說法違反佛教眾生平等的思想。

  對於佛教而言,一貫道著重於人道倫常、道德建立與實踐的修道思想屬於有漏世間法的範疇,並非究竟解脫道。就順世間言,其實佛教並不否定人道倫常、道德的重要性,但是,人道倫常、道德的實踐並非究竟的解脫道(無關以緣起無我見為基礎的解脫道,更何況一貫道的人道倫常、道德的建立與實踐,係建立在與佛教無我見矛盾的有我見基礎上),順世間所言之人道倫常、道德乃相對的概念─人道倫常、道德係是一種主觀的相對標準,而非絕對真理,不同國家、地域、種族與文化…甚至不同人,皆有不同的人道倫常、道德標準,並無絕對的人道倫常、道德標準存在。

  漢人文化所言之人道倫常、道德─孝悌忠信、禮義廉恥與倫常…等係漢人文化(基於儒家)的道德標準─這是漢人文化的主觀標準,有著地域、種族與文化的侷限,並非絕對、究竟的標準。譬如,以藏人兄弟共妻文化來說,在藏人看來,兄弟共妻符合(藏人主觀中的)人道倫常、道德規範,但在漢人看來,藏人的兄弟共妻簡直是違反(漢人主觀中的)人道倫常、道德規範的亂倫行為─藏人與漢人各自有著不同的人道倫常、道德標準。

  雖然人道倫常、道德並非絕對,有著地域、種族與文化的限制,但是佛教並不否定與排斥人道倫常、道德的追求與實踐(就順世間而言),只是認為那並非究竟的解脫道(就出世間而言)。

  若人道倫常、道德為天道(理)的顯現,而順應人道倫常、道德即為順應天道(理),可是,不同國家、地域、種族與文化皆有不同人道倫常、道德的認知與標準,那麼,究竟要順應何者(哪一個國家、地域、種族或文化)才算是順應天道(理)呢?如果漢人文化的人道倫常、道德標準可以作為修道、順應天道(理)的準則,那麼,在漢人眼裡簡直是亂倫的藏人之人道倫常、道德標準也應可以作為修道、順應天道(理)的準則。人道倫常、道德係不同地域、種族與文化的主觀標準下的產物,不同地域、種族與文化的人道倫常、道德皆不同,所謂人道的倫常、道德係一種相對的主觀標準與概念,無關究竟的諸法實相,更不能作為絕對的真理與實踐之道。

  佛教出世間的解脫法─緣起無我見,超越順世間的人道倫常、道德(有漏世間法)層次,進步言,一貫道著重人道倫常、道德建立與實踐以順應天道(理)的修道思想,其僅是順世間而言的主觀道德標準建立與實踐─換言之,即順世間而言安身立命的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這樣的一個人道倫常、道德實踐思想僅止於有漏世間法罷了,佛教不否定這樣一個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但這樣的一個人道倫常、道德的建立與實踐並非絕對真理的建立與實踐,彼僅係屬有漏世間法,更何況一貫道的人道倫常、道德建立與實踐係建立在梵我思想的基礎上,並非佛教所言證悟諸法實相與破除我執的究竟解脫道。

  佛教與一貫道的修道思想基礎差異在於:一者是超越順世間、以無我見為基礎的解脫道,即佛教;另一者是以有我見為基礎、著重於世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後順應人道與天道而返本與得到救贖,即一貫道結合宋儒與末世神權救贖信仰的修道思想,兩者在見地基礎、方法與目標皆有差異。

  佛教的解脫道建立在緣起無我見的基礎上,根本否定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一貫道「求道」、「修道」思想係建立在承認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基礎上。換言之,佛教(無我見)與一貫道(有我見)的修道思想是根本上的相違與矛盾。

  就佛教解脫道言,一貫道承認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思想,亦是佛教呵斥的外道我見(梵我思想)。依循一貫道的(儒家)修道思想,建立與實踐人道倫常、道德,具有安定國家、社會之利益與功效,但是一貫道這樣的實踐過程與結果,是建立在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我見(梵我思想)基礎上,無法達到佛教破除我執、煩惱止息與解脫生死輪迴的目標,反而加深對於我見的執著(我執),無法煩惱止息乃至證達「無我」之涅槃境界。

  一貫道認為其「道」可以超生了死、脫輪迴之苦與返本還原,而超生了死與返本還原的方法,即是在「求道」─求得領有「天命」(此處指法旨、任務或使命)的道脈金線與「地府抽丁,天堂掛號」後,藉由順應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而順應天道(理)以「返本」,而吾人順應人道與天道之心即為「道心」或「良心」,彼如同打開解脫生死大道的鑰匙,藉此達到超生了死與返本還原的目標,而上述一切,都必須以「求道」(一貫道的入教儀式)─求得領有「天命」的道脈金線為前提才有意義,而「求道」與「修道」、「天命」都是建立在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基礎上。唯有「求道」後「修道」,方能返本還原,方能由「明明上帝」、「活佛師尊」等救贖返回「理天」而超生了死。

  一貫道認為「道」與「教」是不同的,「教」的作用是依於「道」而教化人心,「教」僅是「道」的作用,「教」的目的僅是「勸善」與「行善」,功能在於匡正人心,莫使人作惡,但無法真正解脫(回歸本原),唯有一貫道領有「天命」的「道」才能令人解脫與返本。

  但是,說到底,一貫道的「修道」─著重於順世間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其實也僅止於自家所言「教」的範疇罷了。

  藉由順應人道倫常、道德而窮究與順應天道,以順應人道與天道的「道心」或「良心」返入人人本具的本性與本體─「(道)理」,此即一貫道的「修道」方法,但是,一貫道認為欲得到救贖返回「理天」,只有「修道」是不夠的,還須要「求道」。一貫道認為「求道」後,即「天堂掛號,地府抽丁」,壽終之後能藉由領有「天命」的道脈金線,由「明明上帝」、「活佛師尊」等救贖,吾人之靈性(或靈魂)由玄關竅離開返回「理天」(按:認為吾人身心中有一個實有存在的主體在輪迴或解脫,此為佛教所呵斥的外道「神我」思想)。如果不「求道」,即使「修道」修的再好,以因天堂未掛號之故,亦無法返回「理天」,換言之,「求道」與「修道」乃得到救贖返回「理天」的必要條件。

  依一貫道的「修道」思想,其實「求道」反而根本沒有意義可言,係多此一舉,因為既然人人本具與宇宙本體無別的本性與本體─「(道)理」,即使不「求道」,只要順應人道倫常、道德,一樣可以窮究與順應天道(理),而闡發順應天道與人道之「道心」、「良心」回歸本源─「(道)理」,然而,這樣的一個建立與實踐順世間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結果實乃宋儒思想的實踐,旨在依聖人(孔孟)之教建立順世間人道倫常、道德標準(以弘儒家),並非佛教究竟解脫道。

  說到底,有無「求道」與否,差別只在於壽終之後,是否可由「明明上帝」、「活佛師尊」等救贖,吾人身心中的靈性(或靈魂)從玄關竅離開返回「理天」,其實一貫道的思想不離佛教所呵斥的外道「梵我」與「神我」思想。然而,所謂的「明明上帝」與「理天」真相係宋明理學宗教化的產物,「明明上帝」是「理」的擬人化與神格化,而「理天」是「理」的天堂化,所謂「明明上帝」與「理天」根本不存在,此於前文已有論及,在此不再贅述。道親「求道」後,以為真能「天堂掛號,地府抽丁」,壽終之後能因為在天堂有掛號而返回「理天」,這樣的認知實乃一場美麗的騙局─根本不存在一個「理天」可以讓道親返回─「求道」與否,根本沒有意義。

  佛教解脫道是建立在否定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緣起無我見之基礎上,然而一貫道「求道」與「修道」卻係建立在承認宇宙本體(或主體)與造物主、主宰者(明明上帝)實有存在的基礎上,此係與佛教緣起無我見相違且矛盾的見解(我見),此於前文已多有論述,在此不再贅述。依循一貫道的見解,承認宇宙本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仍係執著於梵我思想的邪見,依循這樣的邪知邪見無法破除我執、證達佛教的無我,反而加深對於我見等邪見執著。

  雖然一貫道亦以超生了死為目標,但其實一貫道的「修道」方法著重於就順世間言,人道倫常、道德標準的建立與實踐,這樣的一個儒家思想實踐之道及承認宇宙本體與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修道思想並非佛教的究竟解脫道,無法真的達到超生了死目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okuo 的頭像
datokuo

一貫道的真面目:澄清一貫道對於佛教的扭曲

dat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