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道親依序閱讀下列文章,可以幫助您更加了解一貫道:

  閱讀PDF:https://docs.google.com/open?id=0B2cE4E8yT698Q0xkSzRvQW9JdzQ

  1. 一貫道的真面目01─前言
  2. 一貫道的真面目02─審察信仰與魔考
  3. 一貫道的真面目03─神權、他力救贖─佛教相信明明上帝實有存在嗎?
  4. 一貫道的真面目04─五教合一的問題
  5. 一貫道的真面目05─明明上帝的矛盾與抽象型態
  6. 一貫道的真面目06─明明上帝、理天探源
  7. 一貫道的真面目07─修道思想探源
  8. 一貫道的真面目08─三期末劫收圓真相
  9. 一貫道的真面目09─道統真相
  10. 一貫道的真面目10─一貫道本質

 

  〈一貫道的真面目04─五教合一的問題〉

  ▓五教並不合一與歸一

  一貫道認為五教(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回教)其實是一樣的,此五教彼此間的理論是互相貫通的,都是依於一貫道的「道」而教化人心,目的都是「勸善」與「行善」。一貫道使道親們認為五教其實都是以一貫道為核心,而五教的目的不過是「勸善」與「行善」而已,這是錯誤的知識。若以體、用關係來看,一貫道認為其是體,而五教是用;如果將一貫道與五教的關係比喻成一棵樹,一貫道認為其為樹根,而五教為依於一貫道開展的樹葉。

  一貫道認為五教都是一樣的,會認為五教是不同且有差異的,甚至是矛盾的,是我們的「分別」所致,他們認為「道」是無「分別」的,而五教皆為「道」所化,故五教是沒有「分別」的,這樣的見解是鄉愿的認知。

  一貫道似乎很排斥「分別」,「分別」其實沒什麼不好,如同前文所談到的,至少「分別」能保護我們避免將硫酸當可樂喝。佛教所談及的「分別」在前文已有論述,在此不再贅述。

  由於孔子曾說:「吾道一以貫之」(姑且不論原意為何),於是,一貫道以此將其教派命名為「一貫道」,意思是一貫道之「(道)理」貫通五教(甚至所有宗教),而一貫道認為其超越五教(在五教之上),五教皆以一貫道為依或為一貫道的殊勝作見證。

  依據一貫道扶鸞典藉《性理題釋》〈道與教的差別〉一文所述:

  「『道』是性理的本體,就是無極真理…儒教的四書五經,佛教的三藏十二部經,以及道教老子的道德經五千言、清靜經、黃庭經等,處處雖有隱藏著這真道的奧秘,但是不得明洩,都是言在此而意在彼的。…」

  又云:

  「…『教』者,乃屬於道的外圍工夫,就是由『道』所生發之萬法,萬行萬端用來教化於世人的,是為『道』之用也。『道』者為本體,教者為體用,如樹木之根為道,枝葉為教,故曰:五教同源合一理也。佛教曰明心見性,萬法歸一;道教曰修心煉性,抱元守一;儒教曰存心養性,執中貫一;耶穌教曰洗心移性,默禱親一;回教曰堅心定性,清真返一,五教的起源宗旨皆是一也。…」

  再云:

  「…『一』者何也,乃是獨一無二的真理天道是也。…」

  由此可見,一貫道認為佛教三藏經典處處暗指一貫道的殊勝,處處為其見證。一貫道認為五教同源合一與歸一,而此「一」指的即是一貫道,此皆係妄語。

  佛教講的「明心見性」指澈見諸法無我、無生實相,明瞭緣起性空、無我、無生實相之究竟真諦,而煩惱止息乃至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涅槃,而非澈見一貫道的「一」。佛教的無我見根本上否定實有主體的存在(包含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

  因此,一貫道說五教歸「一」、返「一」,甚至認為五教起源皆是「一」,這是錯誤的。佛教主張的是否定實有主體存在(包含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無我見,而基督教與回教是主張有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神權思想,彼此是水火不容且矛盾的,一貫道將佛教、基督教與回教的理論基礎與目標混為一談,這是不恰當且錯誤的。

  如果五教起源皆是「一」,那麼這個「一」必定會面臨一個問題:到底「一」指的是不是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若是,則一貫道的「一」與佛教矛盾。若否,則一貫道的「一」與基督教、回教矛盾。

  換言之,一貫道的「一」是一種矛盾的概括,這樣的矛盾不能作為真理,一貫道說「道」超越「教」,是單方面一廂情願的錯誤見解。

  一貫道的「活佛師尊」說五教皆歸「一」、皆返「一」…甚至起源皆是「一」,是錯誤的見解。

  許多道親認為一貫道吸取五教精華,將這些精華合而為一、融會貫通,因此,一貫道擁有五教的精華與優點,更甚者認為,信仰一貫道,其實就是同樣信仰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與回教,這意味著道親也認為在一貫道「修道」,同時也是修習佛教、道教、儒家、基督教與回教。

  如此鄉愿的五教合一思想乍看似乎平等的尊重、包容、概括一切宗教,但這樣的思想其實忽略了宗教之間的差異性。

  就順世間而言,通俗所言的「行善」或「勸善」似乎是宗教的利世價值,多數道親…甚至大多數人認為幾乎所有宗教的目的都是在「行善」或「勸善」,而認為幾乎所有宗教的目的都是一樣的,甚至認為「行善」或「勸善」是宗教共同的核心。我們不否定「行善」或「勸善」是宗教順世間的利世價值,但是也不能將「行善」或「勸善」當成是所有宗教共通的核心,甚至以此將不同宗教劃上等號。

  宗教之間的差異,不僅僅是名稱的不同,每個解決不同需求與追求不同目的的宗教,都有其有別於其他宗教的核心理論與思想,而這些核心理論與思想彼此差異的宗教,核心理論與思想都有其不共的定義與範疇,因為不同宗教間的核心理論與思想有著不共的定義與範疇的緣故,所以才能顯的出各宗教間的不同與差異…甚至矛盾,譬如佛教與基督信仰的諸多差異之一在於是否承認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存在,基督信仰主張有,而佛教則持矛盾的相反觀點。這意味著,五教並不合一、歸一,更非殊途同歸。

  由於不同宗教有著不同核心理論與思想的緣故,也因此不同宗教有著各自不同的目的與解決的需求,如承認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基督信仰目的是得到神(或稱「主」)的救贖,而否認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實有存在的佛教目的是追求智慧與覺悟─如實明瞭與觀察真諦與實踐解脫道─破除我執,乃至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涅槃。「行善」或「勸善」很好,其有利世價值,但那不是宗教的全部。

  如果認為五教是合一的,那麼自認汲取了五教精華的一貫道,如何看待宗教理論與思想存在矛盾與差異的問題─到底一貫道承不承認有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如果承認,那麼一貫道明顯與佛教矛盾─佛教不會為與自宗矛盾的一貫道作見證(如同一貫道不會為反一貫道的理論與思想作見證),這意味著一貫道的修道與佛教的解脫道是完全不同的道路,趣向的也是完全不同的結果。

  如果一貫道不承認有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那麼一貫道明顯與基督教、回教矛盾─基督教、回教也不會為與自宗矛盾的一貫道作見證。復次,若一貫道不承認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也就否定了「明明上帝」的存在,那麼道親又怎麼能期望臨終時,不存在的明明上帝前來救贖。依循矛盾的五教合一思想實踐─追尋一貫道矛盾的「道」,趣向的是矛盾的結果,這樣的一個矛盾結果不是究竟的真諦。

  一貫道也尊崇「五教聖人」(五教教主─釋迦牟尼佛、老子、孔子、耶穌與穆罕默德),那麼也應尊重「五教聖人」的本意。這些不同宗教理論與思想的差異與矛盾,道親不能歸咎於是後來人所造成的問題─道親很喜歡說「這是人的問題,而不是『道』的問題」(反正不是一貫道的問題就是了),因為這是不同宗教的教主(五教聖人)在主張其理論與思想時,即已親口宣說與定義的,如穆罕默德、耶穌基督承認有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即真主阿拉、上帝耶和華)存在;不同於前者的主張,釋迦牟尼佛與諸多佛教宗派祖師不承認有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存在。

  如果道親對於「五教聖人」有絲毫的尊敬,那麼,道親不能忽略「五教聖人」各自提出的理論與思想存在差異且矛盾,而將不利於一貫道的五教差異與矛盾事實說成是後來人的問題,因為這些差異性是「五教聖人」在主張其理論與思想時親自宣說與定義的。

  對於佛教徒來說,就理性的治學態度而言,佛陀的教法之所以是真諦,不是建立在批評與攻擊其他教派的基礎上(換句話說,佛陀不是藉由批評與攻擊其他教派來建立與突顯他的教法權威性),也不是建立在違反常識、科學或物理的神通感應基礎上(雖然它很迷人),亦非建立在死後屍體面帶笑容、顏色如生、身軟如棉或滿堂香氣的神秘感應上,而是建立在明瞭與觀察佛陀的教法─緣起法與四聖諦確實能令我們煩惱止息─破除「我執」乃至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涅槃的基礎上。佛教緣起法─一切現象皆是因緣無常─此生故彼生,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非由尊佑創造、主宰與毀滅,否定一切現象永恆存在的主張,勢必會與其他宗教產生見解上的矛盾,如基督信仰相信有一個至高無上的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而佛教則否定有至高無上的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存在。

  這意味著,當佛教徒立其所依止的緣起法為正量的時候,也會同時否定了基督徒信仰的神創論是正量。然而,這樣的矛盾,不代表誰比較優或誰比較劣(所謂「優」或「劣」,是順世間而言的相對概念─基於主觀價值觀的相對概念),也不代表必需否定這些之間存在矛盾的宗教價值,純粹只是彰顯彼此不同宗教之間的見地存在差異罷了。

  佛教的核心理論與思想─佛陀親口宣說的緣起法,有著與其他宗教不共的定義與範疇,亦有著與其他宗教教義作分判的標準─以緣起法為核心的四法印─(1)諸行無常、(2)諸法無我、(3)寂靜涅槃與(4)諸受皆苦,「印」指印契,亦指佛法成立的前提與準則。符合四法印的見地才是佛法─佛陀的教法,因為唯有在符合四法印的前提下,才能契合緣起法,在契合緣起法的前提下,才能達到佛教的目標─煩惱止息─破除我執。

  是否為佛法,有其準則、定義與範疇,是不能自由心證與胡亂曲解的,一貫道不能在忽略佛教理論與思想的準則、定義與範疇之前提下,將其單方面的自由心證與曲解的說法說成是佛教的本懷,甚至任意將佛教與其他宗教劃上等號。就如同各種不同學科的學說有其定義與範疇,並非我們抓著一隻「錦鯉」,就可以自由心證的說它就是數學中的「中國餘式定理」。

  反之,不符合或違反四法印的見地,即非佛法,因為不符合四法印即不契合緣起法,無法達到佛教煩惱止息的目標,就如同我們不能將承認人格化造物主、主宰者存在的神創論(違背四法印)說成是否定有造物主、主宰者存在的緣起法的一部份,亦不能說成是佛教的核心思想;而信仰造物主、主宰者存在的神創論,違背了佛教不承認存在永恆且實有主體的見解,亦是與佛教緣起法相違的見解,依循這樣的見解修行,無法達到佛教的目標─煩惱止息─破除我執─乃至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涅槃。違背佛教緣起法、四法印的理論,不能矛盾的將其視為是佛教的核心理論與思想。

  從一貫道的典藉與諸多「仙佛批訓」(扶鸞文章)來看,一貫道信仰「明明上帝」為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主宰者,認為諸佛菩薩、乃至佛性、靈魂…等,皆是「明明上帝」創造與主宰,一貫道又認為五教都在為其作見證,甚至多數道親認為佛教不過是一貫道所謂「紅陽期」的過渡產品,又認為燃燈佛、釋迦佛與彌勒佛為人類歷史三個時期(青陽期、紅陽期與白陽期)的掌管者(掌天盤者),負責此三個時期的救度工作。對於不主張神權救贖思想的佛教而言,燃燈佛、釋迦佛與彌勒佛為古仙人道跡的覺者,而非世界、時間、空間、現象或禍福、劫難、解脫的掌管者,更非一貫道所謂的「掌天盤」者。

  一貫道的神創、神權救贖思想,非佛教本懷且違反四法印而與佛教的緣起法相矛盾。若說佛教為一貫道作見證,這就如同在說「『否認有主宰者、造物主存在的佛教』在為『承認有主宰者、造物主存在的一貫道』作見證」般的矛盾。

  ▓反思所學與所聞的正確性,佛教並不為一貫道背書

  每個宗教都有其各自理論與思想上的定義與範疇,對於佛教來說,一貫道最大的問題,在於忽略了這些不共的定義與範疇,而單方面胡亂解釋其他宗教既有的理論與思想上的定義(特別是佛教的理論與思想上的定義),並且將一貫道單方面所曲解的內容,說成是各大宗教的本懷,甚至在忽略宗教矛盾的情況下,貿然宣稱「五教歸一」或「五教合一」,這是極不恰當的治學態度。不幸的,多數道親僅接觸一貫道單方面的說法,而未接觸其他宗教的說法,也未反思過一貫道單方面說法的正確性,而盲目將一貫道的說法奉為真理。

  一貫道也認為回教為其一部份,但是穆罕默德宣稱過他自己是最後、同時也是最偉大的先知。從這樣的邏輯看來,在他之後的一貫道前人、點傳師、仙佛批訓文章…甚至一貫道的彌勒救贖思想,都是不可以存在的,要進入回教的「火獄」接受無盡的痛苦。更何況一貫道經常出現的「明明上帝」、「活佛師尊」、「月慧菩薩」、「彌勒祖師」…等人物形象,都是《可蘭經中》所不允許出現的,一貫道說回教為其作見證,或說回教的目標最終是歸向一貫道,這是不恰當的。

  一貫道將佛教視為是其「紅陽期」的一部份,道統也將禪宗史包含進去,認為禪宗祖師代代傳承的心法的正是一貫道的道脈心法,同時宣稱佛教為其殊勝性作見證,甚至有一貫道道親或點傳師認為一貫道是佛教禪宗的延續,這是錯誤的認知。

  禪宗也是以緣起法為基礎,亦否定有造物主、主宰者存在的禪宗祖師,又怎麼會矛盾的同時是承認有造物主、主宰者存在的一貫道紅陽期祖師,如亦是禪宗祖師之一的龍樹菩薩,即於其論著中駁斥萬物從造物主、主宰者創生的說法,如龍樹菩薩即於《中論》開宗明義論說:

  「…有人言萬物從大自在天生,有言從韋紐天生,有言從和合生,有言從時生,有言從世性生,有言從變化生,有言從自然生,有言從微塵生。如是謬於無因、邪因、斷、常等邪見,種種說我、我所,不知正法…」

  論中所言「大自在天」在婆羅門教的概念中的地位即為「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主宰者」,如同一貫道對於「明明上帝」的概念一樣。龍樹菩薩於《中論》中告訴我們,認為萬物是從「大自在天」(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主宰者)而創生的說法是邪見(不正確的見解),由此可見佛教與一貫道對於「至高無上的造物主、主宰者是否存在」的見解是存在差異的。在此前提下,部份道親與點傳師說一貫道是禪宗的延續,這是忽略了兩者理論體系差異的錯誤觀點。

  如果禪宗祖師是一貫道紅陽期祖師,可是禪宗祖師卻宣稱造物主、主宰者並非實有存在─換言之,一貫道的祖師卻宣稱造物主、主宰者非實有存在─一貫道的祖師卻主張與一貫道矛盾的見解,這是矛盾的,可見一貫道認為禪宗祖師亦是其紅陽期祖師的認知是存在矛盾的荒謬與錯誤看法。

  在上述情況下,佛教徒提出澄清:「佛教不是像一貫道扭曲的那樣,佛教並不承認有造物主、主宰者的存在;亦主張緣起法的禪宗與一貫道單方面說法差異甚巨」,佛教徒否定佛教是在為一貫道作見證,勢必會否定了一貫道的說法,當然,也動搖、質疑了一貫道理論在道親心中的權威性。如果道親認為佛教徒對於一貫道的否定(雖然佛教徒只是在澄清),是在攻擊一貫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上述只是一貫道與佛教差異、思想矛盾的幾個例子。在一貫道的理論基礎是建立在違反緣起法、四法印的前提下,但卻又將佛教視為是一貫道的一部份之情況下,有道親認為他們也是在修習佛法,佛教徒有責任與義務必須如實告知道親:「依一貫道的理論去實修,對於一貫道信徒來說,或許認為死後可以回歸『理天』得到救贖。但是,對於佛教來說,並無法達到佛教煩惱止息─破除我執的涅槃目標。很遺憾的,一貫道認為是究竟解脫的目的地(理天)與方法(求道與修道、辦道),對於佛教而言,還不夠究竟,不是真正的解脫」。

  最重要的是,與一貫道理論存在矛盾的佛教,並不為一貫道背書,更甭論佛教為一貫道作見證,佛教趣向的目標也非一貫道。這些基本差異問題,佛教徒有責任與義務釐清,如於《長阿含》《遊行經》中,佛陀教導我們:

  「…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受持。莫為人說。當捐舍之…」

  如果一貫道要將佛教對一貫道單方面說法的澄清,視為是惡意攻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佛陀教導我們佛法難遇、人身難得,正因如此,是否能值遇且修習正法乃很重要的事,因此,我們更要反思自宗信仰的問題。至少,希望道親不要只聽信一貫道單方面的說法,也不要人云亦云的照單全收(反思前人、點傳師、講師、引保師教導的是否正確?為什麼?),聽聽其他宗教的澄清也是無害的。

  相信道親多多少少都耳聞過五教對一貫道的貶抑(事出有因,並非空穴來風),如果一貫道不曲解五教教義與歷史,相信五教也不會對一貫道有這些反彈。如果道親將五教對於一貫道的反彈當成是「魔考」、「考道」或有無信心的考驗,而不反思自宗信仰的問題,也無可厚非,但在道親不願意釐清五教是否真如一貫道單方面所曲解那樣的情況下,如同認賊作父,損失最大的是道親。

  注意:我們不反對一貫道「勸善」或「行善」的利世價值,但是反對一貫道忽略了宗教的差異性─每個不同宗教有各自不同的主張,單方面任意曲解佛教的理論與思想、歷史,甚至將不同理論體系的思想混為一談。佛教包容一切宗教,但不代表必須接受其他宗教對佛教理論與思想、歷史的扭曲(此處包容泛指平等對待與尊重,而非任意將不同宗教的教義劃上等號,或忽略佛教既有的學理定義,而自由心證的胡亂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tokuo 的頭像
datokuo

一貫道的真面目:澄清一貫道對於佛教的扭曲

dat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